骑鲸捉月

愚且鲁,大俗特俗。
跑步进入夏天,雪糕西瓜酸梅汤。
正在懒洋洋地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。
流离浪荡闯天涯,往榕树根底一靠,缺口瓷碗地上摆,假假地弹把破三弦,说上些陈年谷子烂芝麻。
信的是睡觉,练的是买菜功,爱的是孔方兄。

她找了个帅气的男朋友,恋爱后像掉进了蜜罐子。可蜜罐是有底的,男朋友渐渐冷淡,消息很久才回或干脆无视,约见也总是推三阻四。
她失眠,躁郁,逃课去找他,才惊觉自己不知道他家地址。他说他忙且下雨了,你别来。她说风雨无阻,想见你。可电话打不通,信息他不回。
大雨泼天,眼泪涟涟,她站在街边。一对男女撑伞而过,一瞥之间男的竟是他!
她张嘴要叫,身后先传来怒喝:“妖怪哪里逃!”
道士打扮的大叔将一道黄符猛地拍上他额头,顷刻间雨收云散,男朋友凭空消失,一只三寸泥偶掉在地上。
这不就是遇见男朋友那天,她在垃圾桶旁边捡到回家后却无故失踪的泥偶吗?!
“你做了什么?!”
道士猛翻白眼:“哎唷你们这些小姑娘!都说了不要在垃圾堆找男朋友!”

评论(3)
热度(7)
©骑鲸捉月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