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鲸捉月

愚且鲁,大俗特俗。
跑步进入夏天,雪糕西瓜酸梅汤。
正在懒洋洋地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。
流离浪荡闯天涯,往榕树根底一靠,缺口瓷碗地上摆,假假地弹把破三弦,说上些陈年谷子烂芝麻。
信的是睡觉,练的是买菜功,爱的是孔方兄。

AU/盐水菠萝·上

01.

午后三点钟,日光淡薄,时有时无,风吹一阵笼下树影来,再一吹拂又消散了。

高大的榕树在半空遮住临时搭起的布棚,少年在阶沿的矮塑料凳子坐着,两只手肘撑在膝盖上托腮凝视着沥青路面发呆。

还没到年二九,下午又热,这会花市人少。更何况这是花街口,志愿者的义卖摊位,来光顾的本来就不多。从早上八点半到现在,才卖出了几束百合、玫瑰。

“郝眉!偷懒啊?”冷不丁有人喊道。

少年猛地抬起头看见几米外的街道,四五个人簇拥着一只轻松熊正走过来,他们都穿着和他身上一样的绿色马甲衫,几个学生模样的拿着风车、充气锤,抱着捐款箱的女人便是刚刚喊话的,是这次风信子爱心协会义卖的负责人,明姐。

巨大的轻松熊最惹眼,有一米八多吧,翘着嘴角卖萌。不知道这次是谁扮呢,今儿这天气可得热死,真倒霉,倒是他坐在树荫下卖花轻松多了。莫扎他不厚道地想着,然后在轻松熊经过时站了起来冲到它面前,手按着熊的胸口,探头到宽大的头套下方往上窥探。还没看出个所以然,里面的人就主动把头套掀了起来,露出一张面无表情的脸。

此时风斜斜刮来,摇起一层浅浅日光。莫扎他歪着脑袋愣愣地和男生对视,手还抓着轻松熊胸前毛茸茸的布料。

片刻后,莫扎他醒过神,看着可爱玩偶装中面瘫的男生,颇觉好笑,抬手挠了一把他下巴,“KO是你啊,他们怎么让你来扮熊?”

后面几个人被莫扎他刚才的举动弄得只能停在原地,正和带了小孩的市民兜售玩具。听见莫扎他这话,明姐笑着说轮到柯鸥了嘛。

队中扎双马尾的女孩子调侃他,怎么心疼你家竹马啦?

“郝眉,有人要买花。”

KO一直沉默,这会才开口,直接把莫扎他的注意力吸引过来,没心思和旁人逗。他本来要冲女生回一句“对呀就是我家的”。

嗓音低沉略哑,莫扎他想起他前两年变声期时带着嘶哑的声音,像是很久没开口说话又渴极了。

“没事,还有其他志愿者呢。”

莫扎他满不在乎,不等人说话就跑开了,飞快地蹦上布棚边的台阶跑进美宜家,拿了一瓶冰红茶,想了想又多拿了几瓶。

三级三级地跳下台阶,莫扎他追上走到对街的义卖小队,把饮料塞给他们后,又一溜烟冲回摊位,被另一个负责人训了两句。他吐吐舌头,说再也不敢了,赶紧站到阶沿去,因为翘班被抓包而殷勤地高声叫卖。叫了一阵子,声音越来越低直至消失,少年又在矮凳坐下了继续发呆。

不知道KO还要穿着那身玩偶装走多久呢,前天他就穿着把整个花市绕了一圈,一个半小时后背T恤全湿了,那时还是阴天呢。

这两年天气真异常,过年期间呢,热得快赶上夏天了。他记得好久以前过年可真是冷啊,他和KO成日躲在他房间里打游戏看漫画,因为他房里有空调。实在要出门了都裹成个球,KO会把他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捂着,两人挨得紧紧地走在一块。

现在,他好像都很少这样做了……
  打起瞌睡的莫扎他昏昏然想到。

02.

花市会持续到晚上,而志愿者五点就可以收工了。义卖队里像莫扎他这些学生,大多都是为了寒假社会实践作业才来的,做满八个小时就可以盖章完事了。

莫扎他帮忙收拾好摊位,准备去大本营那边找KO回家。一转身,男生就站在阶沿下方,举起手上的东西,“刚刚看见了买的,我吃了一块还不怎么甜,你试试。”

“喔,菠萝!”

莫扎他双眼发亮,立刻接过来往嘴里送。的确不怎么甜,味道还很淡,颜色也是浅黄偏白的。一丝甜味后,酸中泛起淡淡的咸味。

大半年没吃过盐水菠萝了,莫扎他很满足,眼睛弯弯的,里头折射着落日碎光。

KO默默走在他身侧,看他吃完了才掏出纸巾给他擦嘴。

走到马路边,遇上了同样回家的双马尾女生,莫扎他隐约记得明姐叫她“小秋”来着。

“柯鸥,郝眉,回家呀?”

双马尾凑上来用上半身碰了碰莫扎他的肩膀,很是自来熟。她比175的莫扎他矮些,刚刚女生那里碰到了他……

几乎没和女孩子有过身体接触,莫扎他噌地红了脸,映衬着白白的面皮很明显,他低下头去。KO瞥了他一眼,不动声色地搂住他肩头往自己身边带。

女生似乎没在意,笑盈盈的,“郝眉,你怎么没同意我的微信添加啊?”

“啊?那个,我今天没上微信。”

莫扎他随口找了个理由打发她,KO勾着他肩膀往公车站走。

后头女生还在喊,“记得加我啊!”

走了一段,莫扎他回头看,女生还站在原地,一双眼紧紧盯着他身旁的男生。

靠,以为他不知道她是把他当跳板呢。

莫扎他在心里呸了一口。

莫扎他不得不同意了女生的好友请求,得知她名字是郑晓秋。

果然,对方三句不离KO,直接或是迂回地打听KO。

“你们从小就认识啊?”

“是啊。”

KO比他大半岁,两人出生在同一个医院,家在同一条街对望。莫扎他老是趴在两家相对的二楼阳台喊KO过来看电视啊出去吃东西什么的,对方往往会让他别趴栏杆上,危险。

“郝眉你说话可逗了,真可爱,但是柯鸥怎么这么闷,面瘫高冷,都不理人,你受得了他噢?”

“还好啊。”

妈的,关你屁事,要不是看你一女孩子,怼死你!KO就是不理你怎么着,受不了?一辈子我都受得了,他闷我开朗,互补绝配懂么?哦,好像哪里不太对……

说起来,KO这性格打小如此啊,能不说话绝不开口,要说也是极简主义派,还老是面无表情,没有小孩想和他玩儿,也就他郝眉胆儿肥没被吓跑使劲儿黏人。其实是小时候他看中了KO有当时少见的电脑,打游戏机也特别厉害。他KO了几条街的孩子,于是KO这名号就这么叫开了。

KO妈妈老和他妈抱怨自家儿子整天板着张脸装酷,还是眉眉活泼嘴甜,多可爱呀。有次还当着他们面这么说,KO依旧面无波澜坐在一旁给莫扎他剥板栗,莫扎他又羞又恼,碍着两家长辈只能小小声抗议,不要叫眉眉啊!

事后KO顶着他那酷脸,用变声期时微微嘶哑的嗓音喊他,眉眉。莫扎他先懵后炸,扑上去就要揍他,却被男生按住了双手,淡淡一句“我做了水煮鱼和糖醋排骨”成功制住了他。

……

“郝眉你居然没有女朋友啊,长得这么可爱。那柯鸥呢,他这么帅该不会也单身吧?”

“他有。”

不想再说下去,莫扎他以洗澡为由不理她了。 

评论(5)
热度(70)
©骑鲸捉月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