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鲸捉月

愚且鲁,大俗特俗。
跑步进入夏天,雪糕西瓜酸梅汤。
正在懒洋洋地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。
流离浪荡闯天涯,往榕树根底一靠,缺口瓷碗地上摆,假假地弹把破三弦,说上些陈年谷子烂芝麻。
信的是睡觉,练的是买菜功,爱的是孔方兄。

春天多鲜物,有个人去江边钓鱼。
一道大坝威武指天,截断滔滔大江。风波里隐隐一个影子忽上忽下,溅起几星水花。
定睛细看,嗬哟,一条鲤鱼!怎么,跃龙门?这人手掌拢住嘴就喊,这不是龙门!这是人门!伟大的——人类之门!
鲤鱼不吭声,暗暗给自己鼓气。
嗨,嗨嗨,跳过去。跳过去就能回家了。
这人还要嘲笑嘲笑它,就听浪涛声急,见水中黑沉沉,原来是洄游的鱼群,从江口千里万里奔赴故乡来了。
一道坝截断去路。
打头的看见鲤鱼,倍感亲切,你也回去产卵啊?
鲤鱼不好意思说自己在龙背上打盹,被带去海里了。
这水泥夯货咋办?
就跳吧。

鱼群一拨拨撞上去。血染江水。
鲤鱼还在跳。人在岸上钓。

评论
热度(1)
©骑鲸捉月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