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鲸捉月

愚且鲁,大俗特俗。
跑步进入夏天,雪糕西瓜酸梅汤。
正在懒洋洋地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。
流离浪荡闯天涯,往榕树根底一靠,缺口瓷碗地上摆,假假地弹把破三弦,说上些陈年谷子烂芝麻。
信的是睡觉,练的是买菜功,爱的是孔方兄。

春困

他上课途中路过柳树,一阵风吹来,柳絮漫天,飘过眼睛,痒痒的,揉了好一会儿才觉得眼睛的异样感消失了。
自此,他呵欠连天,一沾枕头就着,一睡就是十几个小时,闹钟一个接一个,只吵醒了舍友。上课眼皮千斤重,点头如小鸡啄米粒,收获了老师无数粉笔头。走路上东晃西摇,眼神惺忪,好像给他一个枕头就能倒地呼呼大睡。
都说春困。可今年的春困来势汹汹,他困得也太厉害了吧!
梦游般过了几天,他再次路过柳树林,裹了一身柳絮,连打了几个喷嚏,眼眶揉红,直泛泪花。
他没看见一只瞌睡虫钻出他右眼,附着在一片柳絮上飞远了,伺机找到下一个“幸运儿”。
春天可是它光明正大玩儿的时候。

所以,老师,上课打盹儿不是我的错。哎,夏打那个盹儿。

评论(2)
热度(4)
©骑鲸捉月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