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鲸捉月

愚且鲁,大俗特俗。
跑步进入夏天,雪糕西瓜酸梅汤。
正在懒洋洋地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。
流离浪荡闯天涯,往榕树根底一靠,缺口瓷碗地上摆,假假地弹把破三弦,说上些陈年谷子烂芝麻。
信的是睡觉,练的是买菜功,爱的是孔方兄。

顺懂/未了02

※此情,未了。

ooc,私设都有。写他们做教官的那些破事儿……

02.
顾顺拿东西进去时,李懂紧随其后。
他走得急,差点踩着顾顺的脚后跟进了同一间。顾顺挨着门框回头看他,勾着一边嘴角坏笑:“你想来鸳鸯浴啊?”
“胡说!”李懂进了隔壁间。
就算是,那也是鸳鸳。
衣物脱落的声音在狭窄的空间内清晰可辨,上衣,下裤,弯腰褪掉最后一件。骶骨以下……
李懂打开花洒,哗啦喷了满面,才觉冷静多了。
顾顺还在那头逗他,“李懂你信不信,这墙估计我踮起脚就能看到你。”
他咬牙切齿地道:“闭嘴。”
“就你那小身板,还不如看哥自己的。”
嘴可欠。
“自恋不死你。”
他看着墙头,比划了一下,又踮踮脚,视线还是瓷砖的白。不就高那八厘米,拽什么拽。
可这八厘米,决定了能不能踮起脚就看到隔壁间洗澡的人。
猥琐,他李懂才不是这种人。
可是脸红发热,愈演愈烈。

卧谈会这种学生时代的东西,还是别了吧。明儿就干活了,抓紧时间睡才是正道。
灯一熄不过一分钟,呼噜声此起彼伏,还夹着霍霍磨牙声。李懂翻了个身,面向对床。月光清明,一片白落在男人左眼窝上,睫毛低垂,全无漫不经心的痞气。还是睡着了顺眼一点。
他无声笑了笑。
忽然那人睁开眼,侧身,一手撑着头和他对视,小声说:“李懂你再看下去,我更睡不着了。”
李懂睐睐眼,唰地翻过身,面墙闭眼,假装自己睡着了。
上床石头的呼噜声忽然停了,两秒后,更剧烈地响了起来……
军训第一天的早上要先进行动员大会,所有教官和新生在广场集合,学校领导、教官领导、学生代表依次发言。
除了陆琛,其他几个带的都是汉语言文学专业的班级,顾顺带1班,李懂2班,石头3班,佟莉4班,杨锐5班,徐宏6班。
新生坐着自己拎来的板凳,教官站着维持自己班的秩序。
总有些小兔崽子不安生。
“教官你好帅,行走的荷尔蒙!”末排的一个女生回头对顾顺说,满眼星星。
阳光刺眼,顾顺压低帽檐,似笑非笑地瞥小姑娘一眼,“拍马屁也没用,小心适得其反,枪打出头鸟。”
小姑娘缩缩脖子,立马认怂:“我错了教官!”
左右的学生都捂着嘴偷乐。
站隔壁的李懂望过来,显然听见了他们的对话。顾顺看回去,飞快地眨了眨左眼,并以眼神传话:听见没,夸我帅。
初秋的阳光,他的笑容。四下里有女生压低的哇叫声。
李懂若无其事地收起目光,和走过来的杨锐低声交谈,在琐碎的话语里找回了原有的心跳速率。
动员大会结束后,各班教官带领学生到指定场地训练。汉语言文学的班都在篮球场,树荫虽小聊胜于无,比起无遮无拦的田径场好很多了。
一般正式开始军训前,教官先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,点几个活泼的学生站出来活跃一下气氛。
顾顺往四十几号人跟前一站,从左至右轻飘飘扫视一眼,嚼了嚼不存在的口香糖,“我叫顾顺,不屑一顾,顺我者昌--顾顺。”
他自报大名时,李懂在那边听见了,心里跟着想起来的却是一顾倾城。他赶紧甩掉这念头,高声斥责表现差的学生。
顾顺继续笑道:"兔崽子们,叫我教官。"
小崽子们很识相,立马齐声喊道:“教官好!”
他笑了笑,“希望你们接下来也这么听话,咱们谁也别为难谁。”
兔崽子们喜上眉梢:“是!”
反观对面班,鸦雀无声。
李懂踱着步子,察看各人站军姿情况,发现一个不合格,全班加一分钟,目前已经揪出四个人,总共要站三十五分钟了。
2班的看着对面还在和教官聊天,羡慕嫉妒恨。起先看着自己教官清秀斯文,还以为会是个好说话、爱惜人的,谁知道上来说了句“我是你们的教官,李懂。这十五天你们必须服从纪律,有什么事打报告”,就直接下令站军姿了。
但是再看那边3号篮球场的5班,两个男生在火烤般的地面做俯卧撑,边上教官还在凶神恶煞地叫他们做标准点。
没有对比,就没有伤害。没有对比,也没有幸福。

高温,强光,大汗淋漓。
"别动!腿抬高,伸直,脚尖绷紧了。"李懂绷着脸,说话时伸腿勾起一个男生掉下去的腿,"让我逮着谁乱动,加五分钟。"
顾顺站在树荫底下,摸出裤兜手表看看,"哎,还有五分钟三十六秒,快了啊。想象一下,自己正身处沙滩,椰汁、比基尼、西班牙舞曲、蓝汪汪的海水——第三排第四个女生,你还闭上眼了啊?看来你很享受嘛,那咱们再来十分钟日光浴。"
2班:……
这半个上午的训练下来,他们算是认清了,顾顺顾教官未必比隔壁李懂小教官好多少。
长得再帅,痞里痞气的,怎么可能是好人!
一个小时后,篮球场几个班倒下了两个,头晕眼花不舒服的出列坐着若干个。
小姑娘等李懂走到她身边,才怯生生地开口:"报告教官,我不舒服。"
李懂皱起眉:"哪儿不舒服?"
"就……就那个来了……"
他不解:"什么来了?"
女生红了脸,话音低得听不见。
这时顾顺正好走到本班末尾,离他们俩很近,听见了走到他李懂身边,附耳道:"李教官,大姨妈了解一下?"
大姨妈,女孩子例假。李懂终于反应过来了,脸一热,推开他,"训你自己的,管我的做什么。"
他对女生手一挥,"出列休息。"
顾顺转转帽檐,嘀咕着"面皮儿真薄",回自己班去了。

两个小时后,连长吹哨,全体原地休息十分钟。
女孩子弱弱举起手,嗫嚅道:"教官我要上厕所。"
李懂皱眉打量她一番,眼见女生越来越忐忑,终于开口:"下次不说报告,憋着。"
"是……”抬眼看到李懂冷着俊脸,小姑娘一哆嗦,“教官我会尽快回来!"
唉,他是不是太凶了?可领导吩咐了,要严肃训练,不能和学生嬉皮笑脸。正寻思着,冷不防肩膀被人揽住了,懒洋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"李懂啊,怜香惜玉呀。"
李懂拍掉他的手臂,压低声音:"谁爱惜谁惜去,流氓,小心领导削你。"
转头看见自己班学生还在大太阳底下站着,呵斥般说道:"不会进去一点啊?一分钟喝水,喝完回去坐好。"
"是教官!"
然然后他大步走向石头,那边正在唱《团结就是力量》。
顾顺摇摇头,抬头看天,谁流氓了?他什么也没干,冤枉哪。
2班的女生好奇地问他:"顾教官你看什么呢?"
顾顺低头,勾唇笑道:"看这天儿会不会飞霜。"
说罢他走了,留下女孩子们窃窃私语。

军训作息表上写着十一点半吃午饭,可具体操作还是看教官。
表现好,要吃饭,没问题。
杨锐背着手,一脸鄙夷:"军姿软绵绵,正步走成蛇行,声音蚊子叫,吃什么饭?对得起祖国的饭吗?"
徐宏:“啧啧啧你们瞧瞧隔壁杨队长,他骂这么毒为什么?还不是自己饿了,有火没处发呢。可是,你们也争气点儿,不然我们也不好意思吃饭。”
顾顺抬眉坏笑:“你们瞧瞧,那边十几个班已经冲进饭堂,反正现在过去也是排长队,还不如我们在这儿多享受一下日光浴。”
李懂面对方阵站得笔直:“站好了,吃饭。乱动,别吃。”
佟莉横眉竖眼:“软蛋没资格吃饭!”
石头笑眯眯:“你们觉得佟教官说得在理吗?”
学生:“……”

TBC.
顺哥好难写,总感觉ooc得不拽不帅了。
瞎几把乱写,别太较真儿,咱们图一乐呵。

评论(15)
热度(129)
©骑鲸捉月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