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鲸捉月

愚且鲁,大俗特俗。
跑步进入夏天,雪糕西瓜酸梅汤。
正在懒洋洋地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。
流离浪荡闯天涯,往榕树根底一靠,缺口瓷碗地上摆,假假地弹把破三弦,说上些陈年谷子烂芝麻。
信的是睡觉,练的是买菜功,爱的是孔方兄。

AU/盐水菠萝·中

03.

二月开学那天一大早,莫扎他被老妈揪起来准备上学,打开门一如既往等着KO 。他抓了抓没来得及梳的头发,咬着煎饼说出句含混不清的早安,也像带了煎饼香味。麻利跳上KO自行车后座,再空出一只手抓住KO校服衣摆。他自行车坏了,还没买新的。

清晨的风呼了满脸冷意,最近冷空气南下,回冷了。

红灯前,KO一脚蹬地扭身给郝眉戴上了口罩,少年便只露出一双初睡醒而雾蒙蒙的眼睛来了,见KO望着他不动还要眨巴眨巴长睫毛,以示疑问。

后面响起喇叭声,KO一言不发转了回去,车轮不紧不慢碾过斑马线。早吃完了煎饼的莫扎他从书包侧兜扯出绒线手套戴好,再举起来一边一只手捂住了男生裸露在外的脖子。

到学校停了车,KO拉住火急火燎就要跑的莫扎他,递给他一瓶金典纯牛奶。

“唉,怎么又是纯牛奶。”

可他还是接了过来,往教学楼奔去。

高二下学期了,面临会考,老师刚开学就强调要好好复习。文综课不听也罢,莫扎他望着窗外低垂的天空,想起昨晚女生问他们是不是一中的,他忽略了。

莫扎他和KO是隔壁班,都念理。下了课莫扎他就会去找他,上厕所,打水,讨论奥赛问题,绕半个校园冒着上课迟到的风险去小卖部。

班上仅有的几个女孩子见了就会笑得贼兮兮的,莫扎他你又去找你家竹马呀,去厕所交流感情啊?

他走出教室门口了回头扯嗓子喊一句,男人的友谊你们不会懂的。

便很少听见女孩子们围一块儿小声讨论,偶尔蹦出奇怪的名词来,诸如高冷忠犬攻、可爱健气受,再突然爆发一阵诡笑。

放学还是KO载他回去,路过街边水果摊时,莫扎他眼见发现了浸泡在玻璃罐里的菠萝,等不及KO停稳就跳下车。两块钱一块,挑了两块最大的,给KO一块,两人并肩站在光秃秃的树干下吃起来。

果肉比之前黄了几分,香气和甜味也重些了,但仍然是没到最盛的季节。许是盐水里没泡够时间,吃完了嘴角有点发痒刺痛。莫扎他不停勾着舌尖舔两边嘴角,被KO塞了根橘子味的棒棒糖。

“转移注意力。”男生这么解释。

莫扎他对菠萝有点过敏,菠萝要在盐水里浸泡够久才行。但他从小就爱吃,到了菠萝的时令,每天至少吃一大块,还因此烂过嘴角。莫扎他手欠,总是忍不住去揭伤痂,KO不得不给他贴上了创可贴,见他伸手去碰就握住了不给动。

KO网购了一箱抢先上市的海南菠萝,拿把普普通通的水果刀处理,功夫麻利,成果漂亮。

莫扎他蹲在一边观看,KO你可以去路边摆摊卖菠萝了,光是露这么一手就能吸引人来买。

莫扎他一天天盼着菠萝真正成熟大批量上市,水果摊的空气会是盐水菠萝味。

04.

冷空气一走,气温回升,引出春天探头探脑。

细雨濛濛,学校门口卖小吃的摊子纷纷撑起了遮阳伞,像童话绘本的森林里的巨型蘑菇。

透明厚玻璃罐,盐水里菠萝金黄亮眼,特有的香甜气息丝丝入鼻。
咬上一口,幸福得仿佛能立刻落下两行热泪来。

莫扎他慢慢咀嚼着口中果肉,对KO睁大了眼睛,水润润地向他传达此刻的心情。

“别滴到衣服了。”男生只会平平地说上这么一句。

是一声欣喜的“哎”剪断了莫扎他即将出口的话,两根马尾随着主人小跑的步伐在微雨中晃来晃去,然后在他们面前安分下来。

“好久不见,没想到我们都是一个学校的诶。”双马尾只看着莫扎他说话,换了个稍稍哀怨的语气,“郝眉你没看我微信发你的信息吗?”

KO微微眯起双眼,视线在双马尾身上一扫而过又回到莫扎他那儿。

“什么信息?”莫扎他垂眼吃着菠萝,慢吞吞地说,“我妈不怎么让我玩手机。”

他感到KO的目光落在他脸上,仍然摆出若无其事的表情。

“噢噢这样子,那你下次上微信记得回我啊,那我先走了。再见,郝眉,柯鸥。”

意想不到的是,一直沉默的KO突然开口了,“再见。”

莫扎他和双马尾俱是一愣,双马尾眼神都亮了,压抑着兴奋单独和KO说再见便一溜烟跑进了雨幕中。那两根马尾荡来荡去,看得莫扎他眼花。其实以男生们正常眼光来看,双马尾还是挺可爱的,喜欢一个人不敢光明正大地看他,怕眼神泄露汹涌而至的情感。

他吞下果肉,回想着调侃他那些春心荡漾的兄弟时的语调、表情,用手肘杵了杵男生胸口,“哟,KO你看上人家妹子了?”

KO却只是静静和他对视,目光意味不明,形容起来的话诸如现下的三月天气。

“回去吧。”

几秒后,沉厚嗓音短暂遮盖了细微的雨声。

莫扎他坐在自行车后座,举着手给两人撑伞,他真想移开伞让前面的人淋成落汤鸡,以此泄愤。可是终究没动。KO要是生病了,就不能载他上下学不能削菠萝不能讨论问题了,岂不是亏死了。

他舔舔嘴角,回味菠萝的味道,平静内心。

双马尾想让莫扎他给她KO的微信。莫扎他当然装作没看见。饭后妈妈拿出在外面买的已经处理好的菠萝,让他切块了去盐水浸泡。

从双马尾跑开那刻起,莫扎他脑子就不受控制地琢磨起KO对双马尾的心思,以及两人共同度过的十几年岁月到底往哪个方向奔去了呢?

放盐时心不在焉的,到了吃的时候,叉起一块送嘴里咸得登时吐了出来,抓起水杯灌了半杯落肚,口腔里还是咸咸涩涩的。

妈妈却吃得甜滋滋的,笑他,叫你不认真搅拌,偏偏就你吃到了吧。

第二日清晨雨丝飘飞,妈妈帮他穿好雨衣顺嘴问他怎么还不去买自行车。

往院门走的莫扎他听见了,摆摆手应道,没空。

KO也套了件宽大的深蓝色半透明雨衣,和他的一般样式,只是大一号。那是两位妈妈昨天逛商场时一起挑的。

自行车劈开气流,风贴着两边迅猛而过,细密的水滴溅到雨衣上滑下道道痕迹。

莫扎他紧紧揪住男生的雨衣两侧,“喂KO别骑太快了,迟到就迟到,要是翻车摔到我的帅脸毁容了怎么办?”

很是不要脸的言辞。KO没有言语,却渐渐放慢了速度。莫扎他直起腰背,视线越过男生的肩头,凝视不远处路口那株榕树。小时候他们手牵手在这路口前的区域踏过无数遍,出路口是要去上学的年纪了。在路口转左是去初中的学校,右转是他们现在走的路。

自行车拐过路口时,莫扎他发出感慨,“十几年了,这棵榕树和我们一起长大的呢。”

“嗯。”

他到底怎么想的呢?小时候他们总是做什么都要一块,想什么都一点通。现在他还会和他生出一样的想法吗?

莫扎他低低咒骂几句。

真是青春期,大老爷们儿都和女孩子似的净瞎想了。

课间莫扎他刚出门就被双马尾截住了,问他能不能给她KO的微信。

看着女孩笑脸上藏不住的羞赧,莫扎他心头蹿起一股无名火,估计廊外的雨再大也浇不灭。

语气便控制不住了,“你想要自己找他去啊,别烦我!”

说完大步流星往走廊那头走,经过隔壁班前门,KO拉住了他手臂,见他面色不善,问:“怎么?”

“没怎么,女孩子家的小心事嘛,”莫扎他坏笑着,还用肩膀撞了一下他,“大家都懂的啦。”

KO闻言眯了眯眼,很快偏头望向走廊外,目光直直的,像是根本不在乎他说的话。

妈的。那股子无名火又烧旺了,莫扎他一把甩KO的手,男生直接倒在了身后墙壁上。

莫扎他顿了一下,眼角瞄见几米开外的双马尾,心里一扎,决定走人。迈了两步又倒回来,直接伸手进KO的裤兜掏走了自行车钥匙。

TBC.

评论(15)
热度(75)
©骑鲸捉月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