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鲸捉月

愚且鲁,大俗特俗。
跑步进入夏天,雪糕西瓜酸梅汤。
正在懒洋洋地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。
流离浪荡闯天涯,往榕树根底一靠,缺口瓷碗地上摆,假假地弹把破三弦,说上些陈年谷子烂芝麻。
信的是睡觉,练的是买菜功,爱的是孔方兄。

k莫/化形以后

写一下黑喵KO橘喵莫扎他变成人以后的小段子。
1.
  化形成人以后,莫扎他还是有点不习惯,总是变回猫,常常在家或是公司里就上演大变活猫的戏码。
  心情非常激动,万般沮丧,以及疲惫不堪时,莫扎他都会变回猫,找个舒服的地儿窝起来。
  最近公司在开发一款新手游,加班加点众人忙得团团转,甚至就睡在公司里了。反正全公司上至老板下至清洁工都不是真正的人类,变回原形猫或者狗,直接趴在电脑椅上休息就成,多省地儿多方便呀。
  好不容易周末放假总得回家吧,莫扎他作为一个热爱程序代码的敬业员工,把工作带回了家做。
  然而不知道是他最近水平下滑了,还是饿得慌(KO还没回家做午饭),有一处程序怎么都运行不了,也找不到问题出在哪里。
  连续对着电脑工作几个小时,被程序折腾得头昏脑涨,莫扎他又气又沮丧。
      他本来整个蹲在电脑椅,噌地变成了只橘猫,从椅子上轻盈一跃,跳到了电脑桌子底下,伸个懒腰趴了下来,两条前腿贴住柳木地板。
  他累得没脾气了,轻轻地喵了一声,眯起双眼缓缓把脑袋搭在两只爪子上。
      KO进来时看见的正是这一幕,橘猫圆乎乎的脸上神色恹恹的,连他走过去也还是一动不动地趴在那儿。
  看到还开着的电脑屏幕,KO心下了然。他小心挪开电脑椅,蹲下来双手捧起小橘猫,在椅子坐下来。
  莫扎他总算愿意睁开眼睛,浅绿色的眼珠子动了动,一向生气腾腾的眼神只剩下疲乏。他蹭了蹭男人的手,有气无力地说,“KO,我好累啊。”
  “睡吧,”男人腾出一只手轻柔地抚摸着他的头,“我帮你做。”
  橘猫含糊应了声,然后把脸埋到KO宽厚温暖的手掌里,四爪并用抱着他手臂,尾巴还绕了一圈,舒舒服服地睡了起来。
  KO只用右手操作,搁在腿上的左手纹丝不动。他敲打着键盘,时不时去摸摸橘猫的头、后颈或是尾巴,手法极其轻柔。
  莫扎他往往会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,很是惬意。
  梦里,他在吃KO给他做的全鱼宴。
2.
  猫的舌头尤其敏感,很怕烫。
     莫扎他在人形时,仍旧受不得烫。KO在家里做饭,会多做些凉菜,热菜会放凉了些才端上桌,叫莫扎他来吃。
  在外就餐,哪家店不是趁热赶紧上桌。每每这时候,KO都会先把莫扎他的饭菜吹凉些才给他吃。
  虐遍围观群众。
  单身猫愚公和猴子酒默默安慰自己:
  我皮糙肉厚,我是个不怕烫不作的人类,我骄傲。
3.
  化形以后,还有一个难以启齿的习惯改不了。
  每当莫扎他闲来无事,尤其是窝在沙发或者哪里时,下意识地就想弯腰低头……舔自己的裆部。然而往往都会卡在不近不远的距离,再也无法继续靠近。若是强行,脊椎和腰骨都要咔咔作响了。
  是的,更悲伤和羞耻的是,作为人类形态,他,舔不到自己的蛋蛋。
  愚公无意间撞见尝试失败的莫扎他,毫不留情地嘲笑:“眉哥呀,你可做个人吧,不,你也就只能做个人了,就算你不是人形,你也舔不到自己蛋蛋的了。”
  听出他的话外音,莫扎他瞬时变回猫,扑上去照准愚公的脸就是一爪子。
  回家后,莫扎他对着满桌佳肴,死死忍住只吃以往一半的食量。
  KO见不得他折腾自己,给他夹菜,做更好吃的诱惑他。
  “不……我要减肥!”莫扎他一脸悲愤,拒绝了。
  莫扎他常常避开KO,变回一只橘猫,蹲坐在地上,低头试图舔自己的蛋蛋,换了几个姿势才勉强够到了。
  果然,还是要减肥。一只舔不到自己蛋蛋的猫,还是猫吗?!
  他全然没想过要做个百分百的人类。
  又一次他偷偷摸摸地背着KO蹲在沙发椅上尝试舔蛋蛋时,男人突然出现,单膝跪在地板,两手握住椅子扶手把他圈住,然后在他羞耻而不解的眼神中低下头去,伸舌舔了橘猫那处。被微糙舌苔剐蹭而过,他浑身一抖,跟着整只喵都僵住了。
  莫扎他看着眼前埋头替他舔的人,不可置信。
  “别担心了,有我。”KO抬起头,目光灼灼地和他对视,嗓音低沉如春雷,带着蛊惑性,“变成人形?”
  橘猫呆呆地照做,变成了人形。
  ……
4.
  猫多数是不喜欢洗澡的。即使不常常洗澡,有洁癖的猫也还是干干净净,并不脏的。
  人类大多是天天洗澡的。可莫扎他变成人后,还是有些抗拒洗澡,三天两头不愿意进浴室。
  可他到底是人了,大冬天不洗没什么事,但天热出汗不常洗澡,那就不行了。
肖奈愚公他们早就接受了天天洗澡的人类习性,知道莫扎他还是怕洗澡之后,愚公和猴子酒经过他时都会以手掩口鼻,一脸嫌弃:“眉哥,你家是穷到没水洗澡了吗?是无良老板老三克扣你们夫夫俩的工钱了吗?”
  莫扎他恼羞成怒,两头告状:“老三,愚公猴子说你是无良老板!KO,他们鄙视你没钱养家糊口!”
  结果是愚公和猴子酒被老三克扣工资,被KO压榨劳动力。
  可是洗澡问题还得解决呀,KO暗暗叹口气。媳妇怕洗澡,怎么办?
  一个阳光明朗微风柔和的周日午后,KO用给莫扎他做全鱼宴的承诺把他哄进了浴室。浴缸里放好了温热的水,莫扎他犹豫了一会儿,为了全鱼宴还是脱掉睡衣踩了进去。
  等他磨磨蹭蹭地水里躺下来后,KO突然推门进来。莫扎他有点害羞,忍着变回猫的冲动,虚张声势地调戏走近的男人,“怎么,觊觎小爷美色吗?来啊,造作啊。”
  KO仍旧面无表情,在浴缸边蹲下,拿起沐浴乳挤出一坨往莫扎他肩上抹。
眼看那手就要继续下移搓抹,莫扎他忙往后缩了缩,伸手自己去挤沐浴乳,“那什么,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
  “好,”KO沉声回答,把掌中剩余的沐浴乳揉到水中。
  浴缸渐渐堆满了厚厚的泡沫,遮住莫扎他水下的身体。他总是忍不住去捞泡沫玩,这让他对浸泡在水中的紧张得到缓解。
  “转过来,给你擦背。”KO干脆在地板坐下。
  “哦。”
  莫扎他听话地趴到浴缸另一边去,把背朝向KO。
  浴室里蒸腾着若有似无的热汽,百叶窗外透进几缕阳光,离浴室近的阳台模糊地传来风铃清脆的撞击声,说明风还在吹拂。
  背上一双大手时轻时重地游移着,力度把控得刚刚好,温柔甚至于是缠绵的手法。莫扎他舒服得眯起双眼,想要变回一只猫把脸埋进他掌心让他抚摸着后颈睡个午觉。
  可温水、泡沫和KO的手的组合,似乎也有另一番惬意。他渐渐忘了对洗澡的抗拒,浑身放松下来,欲沉入睡梦中。
  后来莫扎他恍恍惚惚地感到自己被人从浴缸里抱了出来,裹上干燥柔软的浴巾,躺在了满是黑猫气息的软和大床上。
失去意识前,他想,洗澡的感觉也不坏嘛。
5.
  有回KO出差,预计五天才回来。
独自一喵在家的莫扎他不堪寂寞,夜里趴在床上,换个号码给KO发短信。
  “热la少fu,纯情学生mei,pei聊三百,全套八百,ji mo夜晚,有我陪你,请拨打xxxxxxxxxxx。”
  结果一直没有收到回复。
没想到的是三天后KO就回来了,莫扎他惊喜不已,把短信这茬给忘了。
  没多久,合作公司的代表来致一,饭桌上突然问KO,你的猫睡好了吗?
  KO冷静的,“嗯。”
  众人忙问怎么回事,才知道KO当时赶着完成签约事宜,要提前回去,说是我家猫见不到我就睡不好。
  身旁的莫扎他默默捂脸:这话没毛病,是猫没错。
☆写完鸟的脑洞后,就写猫的k莫,写他们还没变成人的猫生。
要考试了_(:зゝ∠)_ 心累。

评论(13)
热度(90)
©骑鲸捉月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