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鲸捉月

愚且鲁,大俗特俗。
跑步进入夏天,雪糕西瓜酸梅汤。
正在懒洋洋地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。
流离浪荡闯天涯,往榕树根底一靠,缺口瓷碗地上摆,假假地弹把破三弦,说上些陈年谷子烂芝麻。
信的是睡觉,练的是买菜功,爱的是孔方兄。

k莫/小麻雀和渡鸦不得不说的巢事

  3.
  老三惹不起,莫扎他去找微微师妹救场。
  他们这师妹也不是个普通无脑雌鸟,种族里算聪明的了。她是一只外形娇小漂亮的红嘴相思鸟,身为雌鸟却不甘依附于雄鸟,立志自强自立自己筑巢。于是毅然求学建筑专业,成为了老三和他们的直系师妹。
  却没想到半路被老三降服拐跑了,俩人恩爱虐鸟。
  微微用嫣红的喙梳理了下前颈羽毛,才说:“美人师兄不是我不想帮你,后宫不得干政,我目前只负责后勤,还没到台前呢。”
  小麻雀气急败坏地上下扇飞,“三嫂!不准叫美人师兄!”
  都怪他妈当年去了峨眉山度假回来后就产卵生出他,到了上学时取了这么个学名!
  
  没法子,莫扎他只能乖乖地去西郊查勘地形,想开发方案。
  致一位于城中央一座废弃公园内,要去西郊,以小麻雀的飞行速度得飞上两个小时。
  小麻雀穿过高楼大厦,飞越低矮的城中村。渐渐的,建筑物和人类变少了,植物茂密起来,空气越发清新。
  他落在青草地上方的电缆稍作休憩,然后努力回忆一个月前那株大槐树的方位。
 那时候他们公司成功竞拍西郊这块区域,去查看成果。向来飞得慢落在后头的莫扎他被麦田吸引,食物的召唤让他直接就飞了下去翻找收割后的剩谷粒。等他吃饱并揣了不少食物准备收藏起来,才发现早和大部队飞失。
  他迷茫地飞来飞去,在麦田附近的上空打转,焦急的心情和体力不支让他停在了一株株光秃秃的大槐树上休息,顾不得会有擅闯别鸟地盘的危险。
  槐树丫杈间有一个巨大的巢穴,密实漂亮,还用一块人类的塑料膜封顶,大约是用作遮风挡雨御寒。
  莫扎他从没做出过这么大的巢,叽叽称奇,一时间忘了迷路的事,只想和对方请教一下筑巢技术。
  他忍住想钻进去的冲动,矜持地站在一根细枝条上,等待巢主归来。
  然而小麻雀等来的却是几个人类小孩子,他们围在槐树下,捡起石头扔那个大鸟巢。
  莫扎他拼命摇晃枝条直把自己摇得头晕脑胀,又扑棱着翅膀绕着人类孩子打转,叽叽喳喳尖叫,试图驱逐他们。
  当时他想,要是猴子酒在就好了,他那把嗓子一定能把这些小孩子吓跑的。还有老三,他是一只能发出多种声音甚至能学人类说话的极其聪明的乌鸦。
  他高估了自己,也忘了人类是一种危险的生物。人类小孩转移目标,开始攻击面前的小麻雀。
  先前长时间的飞行疲劳让他的灵敏度下降,反应不及,即将被锐利石子打中时,一只渡鸦突然出现,比他大几倍的翅膀将它护住,石子被渡鸦一挥翅扫落在地。
  渡鸦用各种怪异恐怖的叫声赶走了人类小孩。小麻雀在枝丫上听着人类的哭嚎声,心中对绕大槐树飞了一圈的渡鸦充满了敬佩和感激之情。
  他把才收集到的谷粒拿出来,要给渡鸦。
      对方不出声,利爪掀开塑料膜钻进了大巢。这才知道渡鸦就是巢主,小麻雀在巢上扑打双翅,叽叽叽了一番赞词后执着追问筑巢的细节和技术。
      半天也没回应,小麻雀踌躇一会儿,试探性地抬起左脚,三只前趾从缝隙里伸进去钩住巢的边沿,歪了小脑袋一点点探过去,眼珠子转了转猛地和另一颗黑亮眼珠对上,吓了一大跳,右脚一下子没钩稳直接往后栽,堕入风中。
     莫扎他发出鸟生最尖利的鸣声,甚至忘了展开翅膀。下一秒他被呼啸而来的渡鸦叼住了脖颈轻轻放到了地面的干草堆上,小麻雀浑身炸起的毛慢慢舒缓下来。
     短短的时间内,莫扎他被渡鸦救了两回,他这小身躯要是被石子打中脑袋没准就挂了,从十几米高的树掉下去也得血溅当场,再也见不到老三愚公它们了。
     救命恩鸟啊!
     小麻雀挪了一步,又一步,然后刺溜蹭上渡鸦的黑羽。
    “啾啾!啾啾!”
     渡鸦:“……”
 
      阳光柔和地洒下来,隐约的花香钻入嗅觉细胞,空气里还浮着一丝似有若无的果实甜味。陷入回忆的小麻雀忽觉一阵大风刮来,爪下电缆跟着一沉,他整只鸟也随之剧烈晃荡起来。但爪子抓得牢牢的,不用怕,他倒挂着等电缆重回安稳。
      倒过来的世界中,出现了一只渡鸦,通身黑羽在明朗的春光中微微泛出蓝色,神秘而优雅。
在渡鸦沉静的眼神中,在令鸟沉醉的春风中,小麻雀呆呆的,忘记了自己还倒吊在半空,两只爪子渐渐松开,最后飞速向地面垂直坠落,仿佛熟透的果子毫无征兆地就从枝头落了下去。
     这次渡鸦没来得及叼住他,距离太短,莫扎他已经啪唧一下掉到了草地里,被初春柔软的青草丛接住。微微有些疼,他仰躺着,目视渡鸦伸展着两扇大大的翅膀向他俯冲而来。
     小麻雀本能地感受到了来自强大同类的危机感,心慌地闭上了双眼。
    下一刻,他被整只覆盖住了,渡鸦羽毛暖融融的,带着春日阳光的温度和甜甜的气息。
    他真厉害啊。
    小麻雀在心中叹道。
TBC.
♢基友说,鸟们流通货币是他们的羽毛,越厉害的鸟的毛越值钱。有人有更好的想法么?不过也无所谓啦,反正写写脑洞,不用那么认真哈哈。
♢甭太较真鸟们的描写啊习性啊啥的_(:зゝ∠)_

评论(17)
热度(61)
©骑鲸捉月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