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鲸捉月

愚且鲁,大俗特俗。
跑步进入夏天,雪糕西瓜酸梅汤。
正在懒洋洋地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。
流离浪荡闯天涯,往榕树根底一靠,缺口瓷碗地上摆,假假地弹把破三弦,说上些陈年谷子烂芝麻。
信的是睡觉,练的是买菜功,爱的是孔方兄。

k莫/小麻雀和渡鸦不得不说的巢事

一发不可收拾的脑洞,KO是掌握高新筑巢技术的建筑师吧?

1.
  这年头人类的房地产行业越炒越热,房价居高不下。房地产商为一块地皮无所不用其极,人们为买一套房子摸爬滚打。
孩子上学要学区房,男人要娶人家女儿得先买房,房子对于人类的生活、婚姻、后代是多么重要。
  而鸟类到了现代社会,和人类接触频繁,深受其影响,这些年来逐渐发展出劳资关系,开始步入资本运作的社会,许多行业蓬勃发展。传统有卖各类草食肉食的,新兴产业如代殖的,最走俏的当属饮食业和巢穴行业了。
  
2.
  致一巢穴有限公司办公室——一株百年古银杏树的树洞。
  办公桌上——一块平整大石板,一只褐色麻雀跳来跳去,兴奋地叽叽喳喳:“老三愚公猴子!我刚刚想出来的广告词,快听我说——”
  他顿了顿,脑中迅速调出去人类考察房地产销售的记忆,酝酿语气、调动表情,先叽一声清清喉咙,才连珠炮似的:“过路的父老乡亲们,听一听嘞,瞧一瞧呀,繁殖期又要到了,您还在担心没有一个结实漂亮的巢穴,求不到漂亮的配偶吗?您还在担心您的幼鸟没有舒适宽敞的巢穴居住吗?致一有限巢穴公司为您分忧,我们的巢穴环境优美,食物丰富,将会是您的舒适之家、至尊宝地!选择致一,选择幸福!”
  语罢,小麻雀用右翅捂住前胸,微微一鞠躬,接着迫不及待地飞起来,扑扇着栗色小翅膀,期待地问:“怎么样怎么样?”
  白颈鸦肖奈低头绘制设计图,灰山雀猴子酒捣腾建模用的草茎,啄木鸟愚公吃着新款天牛干零食。
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  莫扎他愤怒了,冲到白颈鸦跟前大喊:“老三!!”当然他只敢叫不敢去啾他。
  白颈鸦终于抬起他洁白颈背,低沉话音响起来:“你想去销售部的话,和愚公说。”
  刚才一段,声音洪亮谄媚,感情饱满具煽动性,活脱脱一个巢穴销售员。
  管理人事的愚公被嘴里零食呛了一下,“行吧,咱们小麻雀这么可爱,一定会吸引很多鸟为了追求他而来买我们的巢的。”
  “嘁嘁喳喳是呀是呀,到时候业绩蹭蹭蹭上飙,老三不会亏待你的。”猴子酒发出他那高调颤音,在树洞中回荡,让鸟听着就难受。
  白颈鸦用尖喙对着他,冷冷道:“闭嘴。”
  “我这么爷们儿!美人计还是让三嫂来吧,三嫂羽毛那么艳丽漂亮,超多鸟想追求她的,从东郊的树梢排到西郊的枝头辣——么远。”
  小麻雀尽力张开两扇短翅膀,小尖嘴如一把撑开的剪刀。
  白颈鸦放下炭笔,利爪抓住石板边缘磨了磨。一旁的灰山雀抖了抖脖子的羽毛,往啄木鸟边上靠。
  “郝眉,西郊那块山地开发方案,交给你了。”
  小麻雀一愣,两根小细腿差点没支撑住他,然后倏地飞起来,翅膀拍打都掉了根两根细羽,叽叽啾啾:“老三!那不是啊爽的工作吗?那里虽然食物丰富易守难攻,可是建筑难度太高了,运输材料也是个大问题啊!”
  “阿爽要做五环那块地。”
  白颈鸦说完突然展翅飞出了树洞。
  “莫扎他你完了,居然想动老三的媳妇。”猴子酒落井下石笑道,他笑起来颤音越发尖锐。小麻雀飞上去,两鸟互相啄打起来。
  啄木鸟心中偷笑,不动声色地用长喙啄起面前的两根细羽。诶呀,虽然麻雀的羽毛面额不大,但这可都是钱,得攒了买巢娶媳妇呢。
  TBC.
  
☆想到就写,哈哈哈哈哈哈哈,没人看我就不打tag了。
还有个 流浪野猫狸花猫KOX意外走失宠物橘猫莫扎他 的脑洞_(°ω°」∠)_

评论(21)
热度(67)
©骑鲸捉月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