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鲸捉月

愚且鲁,大俗特俗。
跑步进入夏天,雪糕西瓜酸梅汤。
正在懒洋洋地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。
流离浪荡闯天涯,往榕树根底一靠,缺口瓷碗地上摆,假假地弹把破三弦,说上些陈年谷子烂芝麻。
信的是睡觉,练的是买菜功,爱的是孔方兄。

【K莫】戒烟

01.
  常言道,事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。
  这天俩人白日宣淫之后,KO倚坐在床头,习惯性地拉开床头柜第一格拿烟,却没在往常的位置摸到,再摸了一圈都没有。扭头看旁边躺尸的人,正对上莫扎他偷笑的脸。
  “烟呢?”他皱了皱眉。
  莫扎他侧着身小心翼翼地起来靠着床头,“我扔了,你戒烟吧。”
  前些天他一个亲戚肺癌死了,才三十来岁,就是因为好那一口烟,老戒不掉才早逝的。KO虽然不是烟鬼,但吸得也不少,万一……
  KO不说话光看着他。
  莫扎他不为所动:“必须!我可不想吸你的二手烟,然后英年早逝。”说完翻了个白眼。
  “不在你面前吸。”
  “喂喂喂,你是不是就想着英年早逝啊?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,没准还没做完xxxx次,你就因为肺癌先挂了。”
  莫扎他倾近了冲他皱鼻子,威胁性地喷气儿,却见对方眯缝着双眼盯住自己,他跟着往下看,自己锁骨胸口一片狼藉,连忙捞起被单盖到胸口上来。
  被单却不争气地滑了下去,刚想捞回来就被KO扯掉了,沉声:“既然你那么急做满xxxx次,那我就满足你。”
  完全没法反抗,被折腾得浑身没力,莫扎他只能弱弱地吐槽:“……你这是偷换逻辑……”

  02.
  莫扎他是认真的。
  他收起了KO所有的烟,没收了KO的零用钱。
  “你烟瘾也不是很大,慢慢来戒掉就好,现在开始,只能三天抽一根,要是被我发现你偷偷抽的话,一个……”莫扎他猛地住嘴,咳了两声,做出恶狠狠的样子:“半个月不准上床!”
  为了KO戒烟,他牺牲很大好么。
  略作思忖,KO:“两天。”
  还讨价还价。莫扎他撇撇嘴。
  但能同意就不错了。
  于是莫扎他万般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  03.
  开始戒烟的第一天,莫扎他给KO发放了一根烟。
  笑眯眯的,“你省着点,当然,最好别抽。”
  KO面无表情地接了过去。

  04.
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叛逆心理,平日烟瘾不大的KO,才上班就把那根烟给抽了。
  急得什么样儿,看你明天怎么办。
  莫扎他气呼呼地离开阳台。

  05.
  第二天上班,敲着代码,莫扎他时不时抬头看向不远处的KO。
  今天男人似乎有些烦躁,右手握着鼠标,左手食指无规律地敲击着桌面。
  反常得很。
  再过了会,男人直接起身走了。
  莫扎他赶紧跟过去,到了阳台。
  “那个,你要是忍不住,”莫扎他抓抓脸,然后从裤兜里摸出根棒棒糖,“用这个代替,咬着棍子过过瘾。”
       KO看着他。
  “橙子味的。”莫扎他嘿嘿一笑,拨开包装纸送进嘴里,鼓着腮帮子说话:“我最喜欢的口味。”
  不吭声,KO静等他搞什么。
      把糖舔了几圈,莫扎他捏着棍子迅速把它塞进了KO嘴里,自己伸舌舔了一圈嘴巴,回味一下才再次强调:“别偷偷吸烟,半个月!”
  “嗯。”KO捏住棍子,吮了一口,两颊也跟着凹陷。
  方才并没有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害羞的莫扎他,此刻眼见KO吮着自己舔食过的棒棒糖,倒生出点不好意思来了,脚底抹油溜了。

  06.
  致一其他员工百思不得其解,无趣面瘫人设的KO今天居然吃棒棒糖,那玩意儿不应该是他老婆莫扎他吃的么?吃就吃吧,你说,糖都吃完了还叼着那根棍子不扔是为哪般。
  不怕死的愚公去问。
  KO目不斜视地敲着键盘,“回味。”
  “啊?那么久味儿早没了吧?”愚公无语。
  附近的莫扎他听见了,脸一热,咳嗽了几声。
  愚公看向他,“美眉哥,你咳什么?咋,和你有关啊?”说到最后恍然大悟觉得自己的猜测十分正确,立刻转变攻击对象。
  目光飘散,莫扎他舔舔唇,“他戒烟,叼着那个过过瘾。”
  “这——么简单?这——么单纯?”愚公满脸怀疑。
  慢着,KO说回味,那棍子又没烟味儿,回什么味?
  “思想龌龊就是龌龊!”莫扎他撂下话不理他了。
      KO抬头望了一眼,没说什么。

  07.
  全公司都知道如今KO在戒烟。莫扎他乐得让他们帮着监督,还跑去找微微,让微微和肖奈说出台政策禁止办公室抽烟。
  振振有词,什么“污染空气影响工作效率、二手烟毒害他人尤其是老三的健康”。
  “嗯,师兄说得很有道理。”微微点头。
 “那是,为了你老公的健康。”
  微微拿眼神溜了一圈莫扎他的脸,直看得莫扎他心里发毛,“怎么,三嫂?”
  “没什么,就是想到大神的话。”
  “什么话?”莫扎他顺着问。
  微微抿唇一笑:“夫人外交——美人师兄,你用得相当熟练嘛。”
  “什么?……你……我!”莫扎他反应过来后恼羞成怒,吭哧吭哧地蹦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
  “咳咳,我去找肖奈了。”微微背着手走了两步,又嘻嘻笑着回来补充:“为了你老公的健康。”
  “三嫂!!”

    08.
  不管过程如何艰辛,最终公司通过了禁烟令。
  一周来,KO都表现优良,莫扎他满意地和他滚床单。
  就是有一点,KO每天都得吃莫扎他舔过的棒棒糖。
  一开始莫扎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,渐渐脸皮越发厚,还经常抢过KO嘴里的棒棒糖,自个儿拿去吃。
  偶尔目睹了这一不要脸行径,愚公等人万分唾弃。每每这时候,莫扎他含着被舔小几圈的糖,跟只河里的大鹅一般摇头摆脑,那嘚瑟劲儿!
  愚公等人敢怒不敢打。

  09.
  戒烟进行得挺顺利。棒棒糖也越吃越多。莫扎他担心自己和KO会蛀牙,开始思考别的助攻方法。

  10
  还没想好,KO就先犯戒了。
  莫扎他在公司附近的便利店外逮住了KO。
  “谁借你的钱!”
  KO吞云吐雾,“捡的。”
  “……”莫扎他一口气憋喉头里,差点没呛死,劈手夺走KO的烟扔地上抬脚踩灭了,跟着不顾来往行人亲住了他。
  结束前狠狠地磨了几下唇瓣,又咬了下KO嘴角才松开,咬牙切齿地说:“以后忍不住,看我不咬死你。”
  结果KO只是淡淡一哂:“欢迎。”
  莫扎他气得跳脚:“半个月!别想上老子床了!”
  路过行人纷纷侧目,露出暧昧的表情。
  KO淡定地接受注目礼,注视着自家心直口快的媳妇儿后知后觉地把脸红了个透,抓住他的手飞奔离开现场。
  嗯,落荒而逃还记得拉着自己,很好。
  KO心想。

  11.
  当天晚上,莫扎他果然没让KO上床,把他一脚踹了下去。KO被踹了几脚,默默去隔壁房间睡了。
  让你偷偷抽烟!
  见KO落寞而去的背影,莫扎他心里暗爽。
  然而当他独自滚了两晚的孤床,寂寞难耐啊!
  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为了让KO戒烟,自己的惩罚哭着也要坚持啊!

  12.
  惩罚第三天,浴室。
  莫扎他正泡澡,KO推门进来。
  “我洗澡呢。”莫扎他沉入水中,只露出半张脸,眼角头发都沾着泡沫,瞪大的双眼湿漉漉的。
  “嗯。”
  “嗯你还不出去?”
  KO兀自脱起衣服。
  先是一截精瘦的腰身,跟着整个上半身都露出来了。莫扎他盯着那六块腹肌,两手攀上了浴缸边缘。
  KO弯下腰褪裤子,衬得肤色愈白的黑色低腰内裤紧绷在髋骨,人鱼线向下延伸消失在了深处。
  莫扎他不自觉地吞了口唾沫,眼睁睁注视着对方踢掉裤子,绷着内裤迈开长腿走过来,抬起一只脚跨进浴缸。他的目光也跟着上移,试图溜入黑色布料里寻找更多风光。
  “你……”莫扎他仰视着男人,底气格外弱:“说好半个月的……”
  “嗯,我知道。”KO用脚把他水下的两条腿踢着并拢在浴缸中间,然后两膝分开在他两侧跪了下去,手握住两边浴缸,把莫扎他逼到了浴缸一头半圈住了。
  莫扎他无助地靠住浴缸,被KO俯身贴住胸口近距离地凝视,承受不住般连咽了两次口水,对方轻笑了一声,胸腔的震动感清晰可辨。
  须臾,KO撑起上半身,水珠夹着一点泡沫从锁骨流下,先急后慢沿着胸腹肌的沟壑一路下滑,没入湿透的黑色布料。
  不知道哪里来那么多口水,莫扎他舔舔唇,视线回到KO脸上。对方浅棕色的瞳孔仿佛有两簇火焰熊熊燃烧,烧得他口干舌燥,脑子里的黄色废料被彻底引燃。
  摧枯拉朽。

  13.
  完事以后,莫扎他又爽又累,哼哼唧唧的还不忘那“半个月”。
  KO帮他清理,伸进一根手指抠挖,“我不介意接下来再来几回浴缸、门板、阳台、厨房的。”
  “……!”莫扎他欲哭无泪,嗓子过度使用而嘶哑难堪,“你不是九年义务教育制吗?文字游戏玩得那么溜儿!混蛋啊!”
  扬扬眉,又多加了一根手指,往某点稍稍用力一按,莫扎他浑身绷紧了一下,忍不住又叫出了声,还拐了俩个弯儿,尾音颤悠悠的,跟岛国爱情动作片里的女优有得一拼。
  KO眸色一暗。
  “别别别,不行了。”莫扎他立马求饶,左右两根食指交叉抵住嘴唇,眨巴眨巴眼睛,小眼神儿可怜兮兮的。
  殊不知,他这副模样更令人难耐。
  KO抽出自己的手,俯首亲亲他嘴唇前的手指,凝视着他说:“我会戒的,给我点时间。”
  莫扎他哪里还有说这些的心思,胡乱应答。

  14.
  为了自己好,在KO做了一顿海鲜大餐之后,莫扎他顺着台阶下想把半个月缩到四天。
  奈何KO就是不搬回来睡,并践行了“阳台门板厨房”的话。
  莫扎他果真是又爽又心累。

  15.
  不过,戒烟倒是进展神速。
  KO对他总是言出必行的。
  接着想起那天的浴缸play,莫扎他就脸红心跳菊花紧。

  16.
  从此以后,事后烟没了,事后浴是少不了了。

 

------------------
拉灯,顶锅盖溜。

评论(19)
热度(586)
©骑鲸捉月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