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鲸捉月

愚且鲁,大俗特俗。
跑步进入夏天,雪糕西瓜酸梅汤。
正在懒洋洋地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。
流离浪荡闯天涯,往榕树根底一靠,缺口瓷碗地上摆,假假地弹把破三弦,说上些陈年谷子烂芝麻。
信的是睡觉,练的是买菜功,爱的是孔方兄。

【K莫】四时流年·秋

   
01.

  今秋天气格外凉,冷空气一波波来袭,阴天没完没了。活生生的,偶像剧里男女主生离死别的背景板。
      秋天,好像就是为别离而来。
  既别,也该有重逢的时候。

  02.
  莫扎他跟随老三去外地出差,整整一周。
  好不容易搞定了,最后一天是庆功宴,莫扎他借口KO催他回去,丢下老三自个儿提前溜了。
  和KO说好了来接他,但飞机延误了,到达时和约好的时间晚了半个多小时。
  时近黄昏,透明玻璃幕墙外一片阴霾,拉低人的愉悦心情指数。
      机场里人头攒动,行李大包小包一不小心就给绊了脚。
  莫扎他挑了个显眼些的地方站着,正打算打电话给KO,忽然瞥见远处一道熟悉的身影,绕了条灰色围巾,手臂上挂了一把长柄黑伞,被人潮推攘着,还没发现自己。
  微微弯腰推着行李箱离开男人的视野,绕到他身后,用空着的那只手掌从后面捂住了他的双眼,然后粗着嗓子装腔作势地说:“帅哥,你男朋友不会来了,跟我走吧。”
  莫扎他先是感觉到掌心里睫毛颤动,轻微扫过,一点点痒;冰凉的掌心抵着同样冰凉的肌肤,他们都等久了。
      接着听见KO沉声道:“嗯。”
  怔了下,莫扎他怒了:“KO!你敢跟别的野男人走,看我不打断你的腿!”咬牙切齿地将手往下勒住男人的脖子,只一下便泄了力度松松拢住而已。
  他手指冰凉,对方围巾的触感便格外柔软而暖和。
  KO没有挣扎,反而低下了头,下巴用力压住莫扎他的手臂;短短的发尾翘起来,一截白皙的脖颈从围巾里露出来。
  反常的态度让莫扎他那点子薄薄的怨气消散了,小声问:“KO?”完了,丫不会生气了吧?不至于吧,丫刚刚想和别的男人走老子都还没算账呢。
  “好了好了,刚刚我和你开玩笑呢。”莫扎他率先认低。
  KO却只是拉开他的手,转身接过他的行李箱,“回去,今晚吃大闸蟹、桂花饭。”
  “嗷!大闸蟹!”莫扎他心思立刻被分散,笑出了后槽牙,“快快快!我们回去吃大闸蟹!”
  “嗯。”KO平静地应答,然而盯着他的目光无比专注,莫扎他心里突突猛跳,忍不住挪开了眼。
  方才被大闸蟹驱散的微妙的心思又回来了,莫名其妙的,不容细想的,仿佛深究便会十分难为情——那样一点儿也不合适他平日咋咋呼呼的人设。

  03.
  但那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有人始终等着你。

  04.
  所谓小别胜新婚。
  出了机场找了个没人的地儿,莫扎他特别主动地抱住KO,微微踮起脚啄了口他的嘴唇,然后发现了什么似的松开他退开半步仰起头,郁闷不满:“KO你是不是长高了?”
     “一厘米。”KO看着他的眼神稍稍低垂。
  “我靠,你还真量过啊?”话说,23岁还能长高,那——
     “你要是再这么长下去,我踮起脚也亲不到你了。”莫扎他翻个白眼。
      KO眼底积了些笑意,“没事——”说着突然伸出双手掐住莫扎他的腰把他整个人抱了起来。由于双脚脱离地面而丧失了安全感,莫扎他差点惊叫出声,下意识地就张开腿夹住了男人。
  KO双手下滑改为托住他的两瓣臀部,把他往上抬了抬,让莫扎他的大腿夹住了自己精瘦的腰身。
     他掀起眼皮,满是笑意的眼神和莫扎他惊魂未定的目光交汇,“我可以抱你。”
     KO仰面,莫扎他低头,眼神胶着成一条向上的斜线。莫扎他难得地处于斜线上方,以俯视的角度端详他,脸还是那张帅得不行的脸,但感觉陌生而新鲜,刺激着肾上腺激素。
     嘴角勾起,莫扎他说:“好呗,反正你不嫌累。”肉也是你养的。
  说完抱住他脖子,对准那两片唇俯首亲了下去。
  这个姿势挺好,够新鲜,以后多试一试。
  莫扎他心想。

  05.
  途中雨下大了,开始入夜的天色越发阴沉。车窗外灯光朦胧,似潮水随时就要涌过来。
  莫扎他有点儿晕车,脸色恹恹,闭着眼把头靠在椅背上,轻轻蹙着眉,鼻尖冻得发红。
  KO解下围巾扶着莫扎他的头,给他绕了两圈又拉高些遮严实了,才轻轻扶着他脑袋让他靠回椅背,莫扎他半睁着眼看看他,自觉地把脸埋进毛茸茸的围巾里。
  对方俩乌黑眼珠子蒙着层水光,瞅得KO心头一荡,但碍于在出租车上也只能按下所有冲动。

  06.
  回到家,夜幕早已降临。
  吃过大餐,两人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,随便挑的一个综艺节目;欢声笑语环绕在屋子里,格外热闹,就和平时一样,但又是不一样的。
  KO很少看这些节目,平日里自己一个人安静坐着发呆也能安然打发时间。有时无所事事也会打开电视随手按一个台,是什么就看什么。不看的话也不关掉,调大了声音,他在别处忙活,电视机里热闹的声气时而清晰时而模糊,传进耳朵里就跟这屋里还有旁的人似的。
  寂寞、孤独、惆怅,这样陌生而矫情的情绪在所有独自一人的夜晚翻滚上心头。
  他想,这都是在郝眉之后才有的毛病。那个小太阳一样的人闯进他的世界,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温暖,也无可避免地伴随着阴霾;就像阴天总也会出现,太阳会被严严实实地遮住。
  四时流年,阴晴圆缺,这个世界是不完美的,但真实。爱情大约也这样,不完美可真真实实的,有时反而可遇不可求。
  ——这些话儿他也说不出来,他只有九年义务教育的文化水平,算是个粗人,文艺精致的话儿离他比较远,但那种心情是一样的。
  抿抿嘴,KO挨近了旁边的人,手掌覆盖上莫扎他放在大腿上的手。
  莫扎他偏头和他四目相对,彼此眼神都是炽热而露骨的,什么羞耻什么礼节通通抛到了脑后去,只有眼前的人最真实最抚慰心灵。
  KO先他一步吻了过来,舌尖伸进去,被含住,又退出来,再勾过去,缠绵不已。
  两人渐渐一起倒在了沙发上,除去碍事的物什,赤裸纠缠,一寸寸占有彼此。
  电视节目上还播着他人欢声,空气里的情欲气息益渐浓重,暧昧的声音高高低低、绵延起伏。

  07.
  一场炙热的情事过后,KO抱了莫扎他去浴室清洗,结果没忍住在浴缸里又来了一次。
  一切言语皆为无用,所有思念与爱意全都化作抵死缠绵的体温,深深嵌入彼此身体里。
     灵肉合一。
  KO帮体力尽失的莫扎他清洗干净,换上睡衣,抱回房里裹好被子;自己也去洗了澡后迫不及待地钻进被窝里,搂住莫扎他温热的身体。
  实实在在的拥有的感觉,让他在心里满足地喟叹了一声。

  08.
  夜色安谧,雨声飘忽。
  莫扎他轻声询问:“外面还在下雨么?”话音里满是倦意,柔柔糯糯地落在他胸口上,酥软了整颗心。
  “嗯,估计要下一晚上。”KO亲了亲他的眼角,柔声道:“睡吧。”
  莫扎他咂咂嘴,咕哝道:“晚安。”

  09.
  外头雨声淅沥,隔着一层什么东西一样朦胧、混沌;外面是冰冷,里边是温暖。
  这样的雨夜,这样的被窝,还有这样的人,安眠如期而至。
  
  10.
  翌日清晨,KO在雨声中醒过来,睁开双眼看见窗帘缝隙外露出了一片阴沉之色,大概没法晨跑了。
  今天要去上班吗——不用,肖奈昨天特地打电话说放他和郝眉一天假——要起床做早餐——
  脑子里闪过诸多念头,渐渐拉成一条直线,指向明晰的方向。然而身体好像没有和意识连成一个整体,还软绵绵地躺在温暖的被窝里,右边胳膊上枕着青年的脑袋,呼吸绵长显然还在睡梦中。
  屋外隐约传来汽车的引擎声和喇叭声,也不知道几点了。
  不同于往日醒了就利落起来洗漱晨跑再回来准备早餐叫醒郝眉,今天KO却睁着眼在床上躺了两分多钟,依旧没有动。
  没一会,外边又安静了,因而清晰听见滴答的雨声,许是真下了一夜。这下更不知道何时才能放晴了,也许就这么一日接一日地阴郁下去,世界末日的前奏。
  脑子里也略微混沌,一向理智的KO把没法起床的原因暂时归于阴霾的天气,心里莫名其妙感到有些沉甸甸的,霎时间转了好几个念头,就是不想起床。
  他闭起眼,忽然觉得腿上一重,原来是郝眉将一条腿搭了上来。
  “KO……”声音带着些沙哑,半睡半醒的状态。
  他撑开一线眼睛,眼睑有些受不住地颤抖,瞅着郝眉侧身在自己唇上啄了一口,啵的一声,让他心里跟着颤了颤。
  迷迷瞪瞪的莫扎他从被子里伸出手去拿手机看,才过了七点没多久。
  放了手机,他翻个身从正面抱住了KO,头埋在他肩窝里,含混不清:“唔,还早着呢……今天不用上班,再睡会吧……”
  KO不吭声,垂眼看见郝眉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臂,和自己的挨着;晒成了小麦色,像阳光的颜色。
  灼热的气息隔着薄薄的布料喷洒着胸口,呼吸声均匀舒缓。仿佛无形之中有了一种力量,使心脏搏动的频率渐趋平稳。
  熨帖的,宁馨的。

  11.
  他独自走过那么多年,没承想会遇见他。既遇到了,稍微分离便难以忍受。
  他不善言语,表达无能,无法顺畅自然地说出那些压在心头的感情。也许至死都不会说出什么漂亮感动的话来,但这辈子他都会陪着他,对他好。

12.
  因为你才会更努力更坚定地向前,如果没能陪在你身边——没能抱着你一起入睡,没能在清晨醒来第一眼就看见你;没能和你度过每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,没能陪你熬过讨厌的阴天,该有多遗憾啊,郝眉。
  
13.

  爱无需言语,它弥漫在空气中。(注)
  

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♢咳咳,先来个秋天。
♢难得感性的KO。所以OOC就、这样吧。
♢注:这句话好像不是我原创的,但我上网也找不到出处了。

评论(20)
热度(261)
  1. prprpr骑鲸捉月 转载了此文字
©骑鲸捉月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