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鲸捉月

愚且鲁,大俗特俗。
跑步进入夏天,雪糕西瓜酸梅汤。
正在懒洋洋地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。
流离浪荡闯天涯,往榕树根底一靠,缺口瓷碗地上摆,假假地弹把破三弦,说上些陈年谷子烂芝麻。
信的是睡觉,练的是买菜功,爱的是孔方兄。

麻花辫

连着几天没见老榕树来喝茶下棋了。老桑树放心不下,登门拜访。一进屋,打个照面,先瞅见一条粗灰麻花辫。
笑笑笑什么!
老榕树吹胡子瞪眼,攥着麻花辫甩到脑后去,眼不见心不烦。
都怪那些多手多脚的人类,一点也不懂得尊老!
老桑树憋着笑,安慰他,哎呀偶尔换个发型也蛮别致的。
呔!
……
女孩子才不晓得这些,她哼着歌儿路过大榕树,顿住,唰地又倒退回来,笑嘻嘻地拎起三条气生根,绕左绕右,编一条长长的麻花辫。

(天老热,应该整个冰炉子……)

评论
热度(1)
©骑鲸捉月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