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鲸捉月

愚且鲁,大俗特俗。
跑步进入夏天,雪糕西瓜酸梅汤。
正在懒洋洋地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。
流离浪荡闯天涯,往榕树根底一靠,缺口瓷碗地上摆,假假地弹把破三弦,说上些陈年谷子烂芝麻。
信的是睡觉,练的是买菜功,爱的是孔方兄。

顺懂/未了08

教官,日常。完结。

08.

军体拳学完之后,是实弹射击训练,这估计是军训中最有意思的一个项目了。

示范时,顾顺和李懂十连发,都是十环。

这对于他们来说易如反掌,就跟玩儿似的。小兔崽子们却不一样,尖叫鼓掌不止是为了他们的实力,还有他们射击时的英姿。

顾顺嚼几下口香糖,把95式自动步枪丢给跃跃欲试的周航,对看过来的李懂说,“真不得劲。”

李懂知道他想念他的R93狙击步枪了。

谁不是呢?

这半个月的日子挺美,可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。他们还是更习惯蛟龙突击队的日子吧。

倒军训数第二天的晚上开安全讲座,田径场,露天。

田径场只有四个大灯,光线不足,尤其是绿茵场上大家伙儿坐下来,黑压压一片人影。

各班分两条队伍坐着,顾顺和李懂的班排在末尾,而他们坐在队伍最后。起初两人之间隔着一米距离,没多会儿顾顺就挪过去挨着李懂了。

见他没做什么,李懂就没吭声。

前面的女生转过头来,小声和顾顺说话,问他什么时候走,然后又问可以加个微信吗?

李懂插话道:“不好意思,我们有规定,不可以。”口气硬邦邦的,顾顺微微笑着看他的侧脸,没说话,挨着他的那条手臂却悄么声从身后摸进他的上衣。李懂集合前急匆匆洗了个澡,没来得及把上衣束进裤腰就来了,没想到给了顾顺可乘之机。

秋老虎的夜晚仍旧热得很,青年的后腰起了一层细细的汗,被宽大手掌覆盖住的肌肤好像快烧起来了。

那女生还在说着些什么,隔壁1班队尾的男生也转过头来了。

背后衣服里的手还在放肆,简直要人命。李懂不敢贸然有所动作,暗暗咬着牙,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发出暧昧的声音。

顾顺却一副悠游自在的模样,空着的手搭在屈起的大腿膝盖上。

“转回去,认真听!”李懂低声呵斥那俩人。

还好他们听话。

扭头恶狠狠地瞪着人,准备发难,顾顺却抽出了手,在李懂以为他还算识相的时候,他把那只手放到唇边,很快地舔了一下,直直凝视他的眼神露骨而下流,轻而易举就勾起他们这些天做的记忆。

“妈了个巴子。”李懂很小声地骂了句顾顺老家的粗口,顾顺听见了,笑个没完,可又得忍着,笑得肩膀抖啊抖。

这话跟李懂不搭。

李懂照着他腰狠狠给了他一肘子。

“伤了我,对你的性福可没好处。”顾顺捂着腰眼,贴在他耳边轻声说。

李懂听了,直接往边上挪,离他远一点。

顾顺也没再跟过去撩拨他。

散场时,人都走得差不多了。李懂又重新坐下来,仰着头看夜空。早上下过雨,天空洗刷干净,星子闪烁,蛮好看。

顾顺坐在他身边,叫他,他也不理。

哎,对象天天得哄着。

他愉悦地叹了口气,忽然唱起歌来,是前天徐宏的循环洗澡歌。但他唱得可比徐宏要好听多了。

“Please stop look up at the starry sky——”

李懂转头看他,眼睛亮亮的,比天上的星子还要好看。

顾顺不错眼珠地注视着他双眼,“Look at me and don't move your eyes——”他收了声。

远处有欢声笑语模糊地传过来,夜风拂过他们。

他们都知道下一句是什么。

I will stay with you everytime.

最后一天上午,军训汇演。

蛟龙突击队队员带的班都获得了优秀班级称号。

要道别了。

“最后一次站军姿了,站好点。”李懂说,然后一个个点名字,没拿花名册,四十五人他都记住了。

“你们的大学生活正式开始,祝你们平安,学业有成。”还是李教官一贯的正经严肃。

不像隔壁班顾教官,脸上挂着吊儿郎当的笑,说的话也不正经,频频惹人笑出来,伤感的气氛荡然无存。

周航出列,别别扭扭地站在他跟前,顾顺抱着胳膊,抬抬下巴嘲笑他:“要说什么就麻利说,大老爷们儿的。”

男生涨红了脸,忽然一跺脚给他敬了个礼,“顾教官谢谢你!”

顾顺愣了一下,跟着笑了,伸手整了整他的帽檐,“小兔崽子。”
然后2班学生齐齐向他敬礼,扯着嗓子喊“顺哥你最帅谢谢你”。

“再见。”
“教官再见!后会有期!”

顾顺勾着李懂脖颈,边走边说,“还是后会无期比较好。”
李懂竟然嗯了一声。顾顺捏捏他耳垂,没说话。

正式归队前,蛟龙突击小分队有两天正儿八经的假期。

顾顺和李懂去附近一个小岛玩。阳光暴烈,亚热带植物茂盛,橡胶榕、椰树、棕榈树,丝丝缕缕。凤凰花已开到尾声。一望无际的广阔田地,黄牛安静吃草。人烟不多,荒凉里隐着蓬勃生机。

绵延海岸线,沙滩,光脊梁,涂满防晒霜泛着油光的女人的腰腹,线条流畅有力量美的男人的小腿。

墨镜、花衬衫、沙滩裤,这一身打扮,再加上勾着嘴角的坏笑,人见了顾顺都以为他是地痞流氓。他勾手环着身穿白衬衫的李懂脖子,就像拐带了个斯文学生哥。

两人喝冰啤、吃烤肉,无所事事,懒洋洋地躺在沙滩椅上晒日光浴,看潮来,听涛声。

岛上多见的是租给游客的自行车,还有轰轰响的摩托车。

顾顺开摩托车载着李懂环岛飙车,撞倒了人家晒在屋外的簸箕,被银发老婆子追着骂了二十多米路。李懂扭着头拼命道歉。

顾顺哈哈大笑,李懂隔着花衬衫咬了一口他肩膀肉。

“摔死你!”

“我可舍不得和你殉情。”浸润笑意的话音散在海风里。

李懂环住他的腰,下巴垫在他肩膀上,笑了笑,“殉难还差不多。”

可不是,他们要死只允许两条路,要么马革裹尸,要么寿终正寝。

荒凉的某段海岸边上有一座海潮庵,香火零星,庵外荒草丛生,杉树林茂密。

摩托车停在草丛里,他们跳进海里游水。

四下无人,接了吻。

纠缠着上了岸,做情人间快乐的事,两具湿淋淋的身体,翻滚在草地上。整个人都在热烈的阳光底下融化了,融成一滩液体,软绵绵浓稠稠地顺着细沙流下去。

进入时,到达时,天空蓝脆脆地映入眼睛,阳光刺得睁不开眼。

好像只剩余小腹以下的感觉,像身后的海浪,一道又一道,涌上来,退下去,涌上来更高,远远退下去了……

近乎气声的低语——
顾顺。
李懂。
我爱你。
我爱你。

短暂的假期飞快而去,他们都要重回紧张的生活——他们真正的生活。

——敬礼!
军舰上国旗随风翻飞,天空和半个月前一样蓝得惊心动魄,海鸟盘旋低空,阳光耀目。
他们对视一眼,一齐看向眼前这片海。

此情,未了。

完。

算是第二次正儿八经写同人啦,第二个跳坑的cp,顺懂真的很好磕,也谢谢演员,希望他们哥儿俩的路越走越宽、越走越好,保持摩洛哥的情分。
文写得很仓促,没有细细推敲,写得随便、粗糙,两人的感情都没写好。虎头没怎么虎,蛇尾倒是挺蛇。不管了哈哈哈哈,反正怎么样都是垃圾咸鱼。
我不写。谁想写请写,坐等吃粮。乖巧.jpg

感谢阅读的各位小可爱啦,大家有缘下个墙头见。

评论(16)
热度(86)
©骑鲸捉月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