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鲸捉月

愚且鲁,大俗特俗。
跑步进入夏天,雪糕西瓜酸梅汤。
正在懒洋洋地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。
流离浪荡闯天涯,往榕树根底一靠,缺口瓷碗地上摆,假假地弹把破三弦,说上些陈年谷子烂芝麻。
信的是睡觉,练的是买菜功,爱的是孔方兄。

顺懂/未了06

教官,日常流水账。
06.

音乐厅后台的厕所平时人很少,除了舞台排练的音乐生和在篮球场军训的学生去,很多时候处于无人状态。总而言之,就是适合做点见不得人的事。譬如说,偷懒打瞌睡。

李懂站在厕所门口外,看着地上的人。男人靠着墙坐在地上,委委屈屈地收着两条长腿,帽子盖脸,状似打盹。

李懂弯腰,拿走了帽子,对上顾顺含笑的眼。

“坐这你也不嫌尿骚味。”

“是挺不好受的啊,那尝尝甜的--”顾顺冷不丁伸手勾着他外装扣子把他拉下来,亲他。

短暂的十分钟,扣除有人在的时候,所剩不多,机会难得。

他们像十七八岁的毛头小伙儿,急切、莽撞,一个眼神就能碰撞出火星,熊熊燃烧。李懂比顾顺好多了,可是架不住他一个劲瞎撩拨。

有次休息时,音乐厅内鸦雀无声,后台门没关,趁没人顾顺拉着李懂进去了,反手关上门,登台。

“能跳吗?给我跳一段吧,什么都可以。”

顾顺跃下舞台,在观众席第一排正中央的位置坐下,抬头凝视他。

他很少这样用稀松平常的语气和他说话,没有坏笑,没有促狭,甚至也没有请求。

厅内光线黯淡,他俯视台下的人。顾顺歪着身坐,大爷范儿走哪都不能丢,眼神却柔情似水,迢迢落到他身上,如最好的追光。

只此一眼,就轻易把他打开了。

李懂稳了稳心神,舒展身姿。

现代舞?民族舞?反正不是芭蕾。

顾顺不懂,好看就成。他的身体柔软得不像话,一展臂,一抬腿,扭腰,回首,又带着军人抹煞不掉的力量感。柔美与力美,独一无二的他。

分明应该是欣赏阳春白雪,他却满脑子燃烧黄色废料。熊熊烈火,摧枯拉朽。

真想把那人按在舞台上,扯来幕布为他垫身,让他在他身下舞。他们共舞。

仿佛觉察到他危险的念头,李懂停了下来,立在舞台中央,在舞蹈的余韵里没有站成挺拔的军人姿态,而是有些羞涩和期待、刚刚为他展示了自己的年轻的恋人。

顾顺站起来走到舞台边,朝他招招手。

李懂走过去,比顾顺预想的要更主动,他单膝跪了下来。虽然顾顺想的是他坐下来,两腿夹住他的腰。一个危险的姿势。

顾顺捧着他的脸,在寂静里接一个温柔的吻。

九月天,临海风,飘成细雨。

篮球场外学姐学长挂上去的横幅被打湿了,“你若军训,便是晴天”成了落空的祝福。

新生满脸喜色,只等教官一声令下,就万马齐奔,逃离训练场。

李懂发话:“继续抬腿,高于二十五厘米。”

哀嚎遍野。

顾顺转了转帽檐,一手撑着篮筐柱子,懒洋洋道:“本来想让你们打伞,但是隔壁兄弟班都在雨中拼搏,咱们怎么好意思呢?”

有个男生弱弱接了句:“挺好意思的……”

窃笑连连。

顾顺板起脸,却止不住笑意,“小兔崽子就你话多,我不也没打伞。”

雨虽小,淋久了身上也湿了。

十分钟后徐宏给他们俩送伞来了,就一把。

“你俩凑合着用吧,我看这雨越下越大,训练要凉了。”

既然教官都打伞了,学生也没理由淋着。原地撑伞休息,等待上头发话吧。

李懂撑开伞,刚举高就被顾顺夺走了。

“还是我来吧,能者多劳。”他用手比了比自己和李懂的身高差。

“八厘米了不起啊?”

“还成吧。”

这硬件问题,李懂也没法儿,就是对方抓住不放。他瞪了顾顺一眼。

不想顾顺伸手抹了下他额角的水珠,他躲都躲不及,压根不好意思看学生。顾顺低声笑,愉悦极了。

“李懂小同志,站进来一点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”

他一把揽住他的肩膀,两人紧紧贴在一起。李懂不敢动作太大地挣扎,会引起别人注意,更看过来了。

“顾顺你丫能不能收敛点儿。”李懂忍无可忍,说了句气愤话。

顾顺就乐于他只在自己面前闹,他越闹,他越待见。

过会儿,连长下令就近找地方躲雨,停了继续训练。

篮球场接近第一饭堂,顾顺和李懂殿后,看学生奔过去。

离饭点还远着,大家伙儿坐着瞎聊。3、4班的学生缠着石头、佟莉他们表演几手绝技呢。而顾顺和李懂被围住,一如既往成为了话题中心。

女生们好像吱吱喳喳的小麻雀,说起话来没完没了,专爱挑八卦来打听。男生势单力薄,只好跑过去看别班教官打拳。

李懂脑仁儿疼,想走,奈何敌不过顾顺和一帮小姑娘。

“佟教官和张教官是不是在一起了?”
“你们有对象了吗?”
“杨教官和徐教官是不是感情特别好?”

问题多多,捡着能回答的说两句——

“你们扛过机枪?打过仗?”
“开过装甲车?”
“装甲车超帅的!开起来怎么样?”

面对女孩子闪闪发光的眼神儿,李懂挠挠耳尖,下了训练场,他就不晓得该怎么自如和这些年轻的学生打交道了。

他打算把锅甩给顾顺:“我车开得不好,顾教官比我厉害,你们问他去。”

女孩子哇一声,贼兮兮地看向顾顺,“顾教官,李懂教官夸你车开得好哦。”尾音拖得长长的。

顾顺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李懂,哥俩好地把手臂搭上他肩膀,“对,开车我比他溜,他么——”握着肩头的手往上捏了捏李懂脸颊,“还得我多上课教教他。”

“哇——!”

“诶嘿嘿。”

李懂皱眉,看看满脸坏笑的顾顺,又瞅瞅小姑娘们,总觉得不对劲。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,只有迷迷糊糊地听他们就开车问题聊了个热火朝天。

顾顺那痞样,准没好话儿。

TBC.
接下来顾顺老师要给李懂上上课了。拉灯拉灯。

评论(19)
热度(98)
©骑鲸捉月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