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鲸捉月

愚且鲁,大俗特俗。
跑步进入夏天,雪糕西瓜酸梅汤。
正在懒洋洋地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。
流离浪荡闯天涯,往榕树根底一靠,缺口瓷碗地上摆,假假地弹把破三弦,说上些陈年谷子烂芝麻。
信的是睡觉,练的是买菜功,爱的是孔方兄。

顺懂/未了05

教官,日常,甜不甜我说了不算

05.过道的吻

篮球是石头跑回宿舍找别的战友借的,篮球场上的教官让他们的班原地待命,全过来围观。用杨锐的话来说就是,速来看顾顺欺负小屁孩啊!
顾顺先来,他将球高举过头,瞄准篮筐。清晨阳光破云,微微晃眼。
投篮关键看上肢和腿部力量,李懂对顾顺这两部分的力量有亲身体会。狙击训练的时候,顾顺是如何在他身上瞄准、射击,格斗时缠住他的胳臂和长腿……
李懂脸一热,赶紧刹住车。这时候顾顺已经投中了两发了。他压根就是来装逼的,十种不同的姿势,花式投篮,尽领风骚。杨锐看到一半,啧啧摇头,拽着徐宏回去操练"大头兵"了。
最后一球落地,十连中。李懂过去给他递水喝,还塞了一片口香糖。
1、2班啪啪鼓掌,周航脸色都变了,和他关系好的同学低声劝他赶紧认错,他一甩手摘了帽子,捡起球站在三分线外。他要是临阵缩头,顾顺就真瞧不起他了。输了没什么,孬种那才叫一个丢脸。
顾顺悠哉悠哉剥了李懂给的口香糖,一嚼,不对味儿。他瞄向李懂,后者故作无辜地转开眼。他伸腿蹭了蹭李懂的小腿,李懂若无其事地往旁边挪了一步。这又引得顾顺低低笑了声。
李懂你学坏了,还给我偷梁换柱。
他用力嚼了好几口。
草莓味儿,也不错。

那边厢,周航小同志小腿直哆嗦,一个姿势投到底,十发五中。太紧张了,没用。
顾顺吹了个泡泡,李懂凑到他耳边说:"顾顺别为难他。"
顾顺一口吞回泡泡,冲他飞快眨下左眼,"我像那种人吗?"
男生抱着篮球,磨蹭到顾顺跟前,羞愧得快爆炸了还是硬撑着,脖子一梗:"要打要杀随你便!"
"我要杀的可是敌人。"顾顺漫不经心扫他一眼,"你可是我要保护的人。"
男生哼了一声,其余学生也是莫名其妙。
李懂微微笑了。
不管他们知不知道,他们感不感激,我们守护这个国家的海,这片海上的人。
周航倒愿赌服输,立马换了军鞋来。教官们心里门儿清,愣头青、小屁孩,不过是死要面子罢了,心里指定憋着一股气。但周航这颗刺儿头扎不了老油条顾顺,他只有被欺负的份儿。
这事儿算是翻篇了。

两三天的训练下来,学生们和教官之间的陌生感消除得七七八八,训练外没大没小起来了,开开玩笑,打听打听八卦。
李懂十问九沉默,顾顺则是从头忽悠到尾,单纯的大学生们还傻乎乎信以为真。他们对教官的部队生活、机密、军衔这些尤其感兴趣。
"上士。"顾顺说,"李懂教官中士。"
听起来好像是比低了李懂,但对方压根不在意。他班上的女生却急着护主,"李教官比你年轻,前途无限。"
"是啊是啊。"顾顺极其敷衍地应承,伸手揽过李懂的肩膀,往怀里抱。女生们立即低声惊呼,兴奋的小表情藏也藏不住。可惜他们的李懂教官很快就挣脱了顾教官,起身走了。
顾顺双手撑在滚烫的地板上,眯着眼看远去的背影。
如何前途无限,也是他的观察员。他们,荣辱与共。

靠近篮球场的厕所位于音乐学院的教学楼,藏在音乐厅后台,要穿过狭长的过道。过道光线不足,贴墙放了几架铺着红布的移动阶梯,空间狭窄得只能让一人从容通过。这些天音乐厅里都有人在排练,冷气开得很足,隔着一堵墙都能感受到侵肤的凉意。
甫一进去,音乐声盈耳,旁边垂着厚重布幔隔开了舞台。《Yumeji's Theme》,G小调大提琴协奏曲,曲调异常奇异,迷幻慵懒。
李懂出现在过道尽头,昂首阔步走过来,顾顺推上了身后的门,向他走过去,眼里含了笑望着他。闷热的下午,两人好像跌进了电影里,壁灯昏黄,细尘飘浮,每一步都踩在拍子上,迎向对方,快撞上了才停步。
李懂想侧身贴墙过去,顾顺左手一伸贴在墙上拦住了,歪着身好平视他,“观察员同志,看得出我现在要干什么吗?”
心跳得很快,根本没办法冷静下来,若是在战场上他就完了。牙齿不自觉地碰了碰下唇,他收了收下巴,说:“不好意思,现在我是李教官,不是你的观察员。”
不等他说完,顾顺右手拦过他肩膀,一转身把他围在了两臂中间,逼迫得他贴墙而站,形成了一个壁咚的绝佳姿势。
顾顺的体型比他大了一圈,整个人把他挡在了墙上,他早就发现这可爱的体型差了,老逗李懂。其实不是李懂多瘦削,是他顾顺块头太大,此时李懂被身上的人压制着,怕是推不动他,更何况他也没想着要推开。
“李懂。”
顾顺几乎要贴着他的嘴唇说,嗓音嘶哑低沉,放肆又隐忍。热气、鼻息扑面,微痒。说话的时间里仿佛观察所用的时间,彼此都在等一个狙击的时刻——李懂微微张开了嘴,顾顺偏头吻住了他丰润的唇。
迷幻的音乐穿墙而来,笼罩着他们,long kiss变得如梦似幻,压抑却激烈。
李懂叫他的名字——顾顺,顾顺……得到对方更多更热切的吻。
推拉拥缠之间,李懂拿回控制权,把顾顺压在墙上狠狠亲了一通。顾顺非常享受,乐于见到李懂小狼崽子的狠劲儿,他喜欢李懂毫不掩饰对他狂热的渴望。
短暂分开喘息时,顾顺掐着李懂劲瘦的腰,把他抱到了移动阶梯上,让他坐在最上面那一级。这种移动阶梯常见于各种颁奖典礼上。
顾顺手掌撑在墙上,脸离青年只有一拳距离,李懂手撑着阶梯想反抗,顾顺沉声道:“别动。”
他一愣,记忆瞬间重叠。在摩洛哥,他们第一次搭档,他在他耳边说,别动。那次他的心和呼吸安稳下来,此刻他的心却剧烈跳动,呼吸急促。
顾顺腾出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,轻笑道:“我晋升你为上士,我的摩洛哥男孩。”
摩洛哥,他们初次并肩作战的地方,他们留在彼此心上的地方。

TBC.
我根本研究不出来专业知识,听别人说,顾顺应该是上士,起码三十岁,李懂中士,二十出头。

《Yumeji‘s theme》是电影《花样年华》的背景音乐。

“我晋升你为上士,我的加利福尼亚男孩。”是电影《甲方乙方》的台词。顾顺是在和李懂开玩笑啦。但是这个玩笑又带着情人之间的情趣。

超想看正剧风的文,想看蛟龙队参加死亡集训or比赛or联演,看他们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谈恋爱。求求大佬们写。啊废物如我。

评论(18)
热度(114)
©骑鲸捉月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