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鲸捉月

愚且鲁,大俗特俗。
跑步进入夏天,雪糕西瓜酸梅汤。
正在懒洋洋地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。
流离浪荡闯天涯,往榕树根底一靠,缺口瓷碗地上摆,假假地弹把破三弦,说上些陈年谷子烂芝麻。
信的是睡觉,练的是买菜功,爱的是孔方兄。

顺懂/未了04

※此情,未了。
教官,日常,甜的。

04.
顾顺追了上去。
"李懂记得吗,摩洛哥那次我就说过,你应该做主狙击,你有这个实力。"
这话突如其来,李懂愣神了几秒钟,淡淡说:"不了我目前还要和你多上课。"
光线幽微,看不大清彼此的表情。
暗色里顾顺一声轻笑,"行吧,哥的好学生,好好学着啊,作为副手在必要时候,接替我继续完成任务。"
狙击手若牺牲了,观察员要接替他完成狙击任务。
李懂嗓子眼发紧:"我不。"
"刚夸你三好学生认真好学,你现在较什么劲儿。完成任务最重要,懂不懂?再说我要是牺牲了,你还不替我报仇?"仍是吊儿郎当的语气。
李懂走近一步,"是谁一直那么狂?你就让我和你学这些?"
顾顺满不在乎:"英雄会死,神也会陨落,我这个精英保不齐也会有那一天的。"
只不过远着呢,七老八十再说吧。
风吹椰林窸窣作响。李懂猛然抓住他的手臂,红了眼:"你不会,我相信你,我永远会是你的副手观察员。"
这回轮到顾顺愣住了,他没想到这家伙会这么直白,而不是和他抬杠。
他呼噜了把李懂的脑瓢,毛刺刺的手感不错,跟摸自己脑瓢不一样,想和他说几句俏皮话,可肿胀的心令他只憋出句:"没出息。"
李懂盯紧他的眼睛,片刻后,顾顺没想好该如何做,他就跑了。机会错失了。
可惜,但不怕。一击即中很美好,但感情有时候不是这么回事儿。他们会热切,而有些东西从来温柔地放在心底。
他是他的观察员,准确地为他找出风向、敌人位置,也一定会找到他们未来的方向。

李懂没回宿舍,他去田径场跑步了。
顾顺,你是我的英雄,我的神。你曾经拯救了那个陷入黑暗的观察员,粗野地把他拉了上来。
后来他感觉到了藏在粗野狂气里的温柔。顾顺用自己的方式拉了他一把,也以此姿态狙击了他的心。
一击即中。
突然犯矫情的李教官为了不让羞耻心炸裂,跑了十圈才回宿舍。
杨锐、徐宏和顾顺在门口玩猜拳,赢者用空瓶子打输者的头。
徐宏拽住他胳膊:“李懂你跑哪去啊?快过来玩!给你个机会爆队长的头!”
杨锐踹了他一脚,“刚刚谁被我打到抱头鼠窜的!”
“你添油加醋!”
李懂本来这时不太想和顾顺正面接触,但爆头这个诱惑有点儿大。
四个人围成圈,顾顺在他对面,一抬眼就是对视。
徐宏:“3、2、1——”
杨锐出布,徐宏出石头,顾顺出布,李懂出石头。
徐宏哀嚎,杨锐操起瓶子就打他脑袋,徐宏脚底抹油,杨锐拿瓶追打,幼稚的俩货都忘了李懂。
顾顺握着水瓶,笑着看李懂,冲他一抬眉,忽而动作夸张地照着他头打过去。李懂没躲,在空瓶即将打到自己时下意识眨了下眼。
怎么不疼?——那瓶子停在他耳边一秒,顾顺收回去了。
李懂看着他,脑子有点乱。
“傻不拉几的。”顾顺屈起食指轻打了下他额头。这样的打法,和玩游戏输了被打完全不是一回事。
这时杨锐和徐宏决斗完回来继续游戏了。
他们又玩了两轮收场了,佟莉也送石头回来了。
徐宏揽住他肩膀,“石头啊,人家都是男朋友送女孩子回去,你这可真是丢份儿!”说着拍拍他胸肌。
没成想佟莉没走远,听见了他的话,又折回来:“徐宏放开你那猪蹄儿!石头的胸也是你摸的!”
石头一把推开徐宏,“就是!”
“……”
谈个恋爱,俩人性别怎么跟对调了似的?石头分明也是个铁打的硬汉啊,怎么说穿了之后面对佟莉就老有股小娇羞呢?
单身狗不懂,单身狗不懂啊。

呼噜声与磨牙音齐飞,对面的目光灼灼似乎快烧到了他身上。
他猛地睁眼,转身瞪对床那张赏心悦目的脸,极力压低声音:"顾顺!"
借着皎洁月光,青年的神情一览无余,很凶,但他脸嫩,效果如同小狼狗崽子发怒,又奶又凶。
顾顺无声而笑,声音放得极低:"赶紧睡吧小狗崽子。"
手掌一按嘴唇,朝他飞了个吻。
李懂眨眨眼,瞬间翻身面壁,被子拉过头顶,食指按住嘴唇,两颊热烘烘,呼吸急促起来了,他还是蒙着头。不怕,他潜海憋气训练成绩优异。
争点儿气成不成!
他咬住食指,生怕自己的军人素质丢失,发出声音来。

清晨七点,篮球场。
鞋尖碰了碰男生的AJ球鞋,他立刻缩脚并恶狠狠地瞪了顾顺一眼。他就是昨晚玩手机看球赛那个男生,班长告诉他叫周航。刚训练就假装不舒服要出列休息,被顾顺看穿了,笑里藏刀讽刺了一句。怕是记仇了,针眼儿心。
顾顺仍旧是那副痞笑模样:“解释一下。”
周航比他矮半个头,歪着头,不耐烦道:“有什么好解释的!我想穿就穿咯!”
其他学生都屏息静气,想看顾顺会如何反应,臭骂,惩罚?又怕又期待。
不料顾顺只是随口哦了一声,他这副不屑一顾的态度刺激到了男生。
“你拽个屁啊!不就是他妈个教官!小兵!”
“天天在这二五八万的!当我们都是傻子来练!”
一句接一句扯嗓子吼,骂得脸红脖子粗,小胸脯直抖,真怕他一口气没上来倒下了,还得碰瓷他。
顾顺挠挠耳朵尖,在他换气时插了句:“哎,声儿太小,那边5班怕是听不见,多可惜呀,给你个喇叭?”
有人没忍住,噗嗤一声笑了。
周航恼羞成怒,双手握拳,眼看要失控了。
“这位同学,冷静一下。”李懂忽然走过来了,挡在两人中间,“你要是有什么不满,可以去连长或辅导员那投诉。”
顿了一下,他淡声说:“真凭实据,他们自然会实事求是,还你一个公道。”
顾顺双手抱肩,噙着笑看李懂。
大概是听见辅导员的名号,男生胆怯了,但仍然嘴硬:“老子就是看不惯他!整天装逼!”
李懂脸一沉,微微眯眼盯着他,“你最好放尊重点,不听纪律……”
“李懂。”顾顺忽然打断他,扫了眼男生的球鞋,视线回到他脸上,“周航是吧,喜欢篮球?”
周航梗着脖子:“关你屁事!”
闻言李懂上前半步,想揪住他领子拖到他辅导员那,整治整治他。他一而再再而三无脑骂顾顺,脑子被驴踢了!
顾顺抬手挡住他,给了他一个眼神:没事儿,让哥来。
“来比一比,三分。”
“十个,你要是全投中了接下来你穿这鞋子,我走。”
“我全投中了,剩下十几天你就得听我的。”
男生狡猾地问:“你要是投不中呢?”
顾顺掀了帽子,下巴一抬,眼神下视,嘴角上挑。
“假设不成立。”

TBC。
猜拳打头的梗是演员私底下玩的,这是公用梗。
李懂想暴打小兔崽子,敢骂顾顺。垃圾。
前情如何,请点主页,或者tag“未了”
写得不好,谢谢阅读。

评论(11)
热度(101)
©骑鲸捉月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