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鲸捉月

愚且鲁,大俗特俗。
跑步进入夏天,雪糕西瓜酸梅汤。
正在懒洋洋地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。
流离浪荡闯天涯,往榕树根底一靠,缺口瓷碗地上摆,假假地弹把破三弦,说上些陈年谷子烂芝麻。
信的是睡觉,练的是买菜功,爱的是孔方兄。

未了

文笔渣,走日常,好甜口。
ooc,私设,都有,烂鸡蛋臭菜叶别扔脸。

※此情,未了。

01.
初秋,滨海城,水长云阔,天蓝得惊人。
本届J大新生军训教官已经入住学校,准备次日正式开始的军训。
八人间宿舍,上下铺。
徐宏把背包往一号床一扔,问:“床位怎么分?队长。”
杨锐皱眉撇他一眼,“说了不要再叫队长,我们是来做教官的普通海军,又不是出任务。”
徐宏:“收到!”
杨锐:“随便分,爱睡哪睡哪。”
他说的时候,顾顺早就躺在3号床了,翘起二郎腿,嚼着口香糖。李懂选了他对面的5号床。都是下铺,靠近阳台门,热风打门窗吹进来。
石头吐槽:“唉谁想到上边那么不靠谱,竟然以休息之名踢我们来做教官。”
陆琛收拾着行李:“得了少说两句吧。”
宿舍除了他们蛟龙队六个人,还有两个其他部队来的士官。大家伙打过招呼,各自整理床铺行李,随后出去集合,听取担任本次军训的排长等人训话。
解散后自由活动。
佟莉拐走石头,说是熟悉地形去了。
徐宏翻眼:“分明就是去逛校园,体会校园恋爱的感觉。”
杨锐瞅他一眼,“怎么你羡慕?要不我舍命陪君子?”
徐宏:“……”
李懂忍俊不禁,顾顺耸耸肩,单手插兜走开了。
“我先走了啊,你们慢慢逛。”说完李懂朝顾顺追过去,和他并肩行走。
“顾顺,去超市买点日用品?”李懂问。
“去呗,口香糖快没了。”
路上有学生模样的男男女女向他们投来好奇的眼神,皆因他们身上这套海军教官服。
顾顺抬手遮眼,看着烈日:“这日头可真毒,准一晒半个月,有得这帮孙子乐了。”
李懂:“……”
为分到顾大爷麾下的新生默哀三秒钟。
大学校园也就那样,并没什么可欣赏的,两人直奔超市。
李懂提着购物篮跟在顾顺身后,看顾顺扫荡零食区,口香糖是必不可少的。薄荷味,永远只有这个味儿。这半年多来,李懂就没见过他嚼别的口味儿。
石头问过他,顺哥你不腻啊?我的水果糖啥味都有,换着来吃,贼棒!
顾顺怎么说的来着,这家伙居然顶了一句:哥专一。
诶哟,有毛病吧这人。幸好他们都习惯了顾顺这一点也不"顺"的脾气。自从红海行动之后,罗星退伍了,顾顺接替他正式成为蛟龙突击队的一员,和李懂成为固定的拍档。上个月他们又完成了一次惊险的海上救援任务,伤养得差不多了,上头说他们需要休息休息,刚好这边要需要军训教官,就派他们来了。
两人买完东西出来,在超市旁边的水果店买冰镇西瓜吃。
"其实也算休息了。"李懂啃着凉丝丝、甜滋滋的西瓜,感叹了一句。
悠闲地走在榕树荫下,吃着冰镇西瓜,没有硝烟,没有恐怖分子,只有一张张青涩的面孔,还有身边的战友。这样的日子不能说不轻松,脑子里绷紧的那根弦不自觉放松了下来。
他觑了眼身边吊儿郎当的青年,走路时身姿懒散,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你大爷的范儿。顾顺只有上了训练场或是战场才会收起一身懒骨。
顾顺扭头见他嘴角边沾了颗西瓜籽,对方还浑然不觉,一手提购物袋,一手拿着西瓜啃。他看那西瓜籽不顺眼,啧一声,顺手拿大拇指揩掉了。
他手都伸回去了,李懂还捧着瓜发愣。
顾顺这一手就是太自然了,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,边走边说:"教一群兔崽子踢正步、站军姿,还不如训练得劲。"
茂密的榕树枝叶减弱了阳光的烈度,斑驳树影映满青年一身。
李懂看着他斑驳的背影,伸舌舔了一下唇角边,依稀还有指腹温热的触感。
顾顺自顾说了半天还不见李懂跟上来,驻足回头,冲他挑挑眉,"走啊晒傻了你?"
“你才傻!”他不甚高明地回了一句嘴,大步走到了马路另一边。
“傻啦吧唧的。”
顾顺隔着条马路和他一起走,突然高声冲他说:“哎,李懂小同志,还记得‘迢迢牵牛星’不?”声音里浸满了促狭的笑。
李懂目视前方,大步流星,可是清清楚楚听到了他的话。
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……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
脸上越发热了,该死的天气。
李懂扭头喊了一嗓子:“我看你话多得很,哪里不得语。”天天瞎说,又不负责。
李懂加快步伐,超过了顾顺。
“哎,这小脾气。”
顾顺摇摇头,扔了西瓜皮,慢悠悠走着。

宿舍有两个卫生间,兼具上厕所和洗澡两个功能。
八人,两两洗一趟,四趟可搞定。速度,军营里练出来的,那不在话下。不过现在他们不急,慢慢洗呗。
可以慢条斯理冲个澡,值当。李懂默默在心里又加了一条。
徐宏和杨锐第一趟。过会,花洒水声全被鬼哭狼嚎所掩盖。李懂和对床的人互看一眼,然后下床关门关窗。面对魔音,顾顺淡定地戴上耳机,调高音量,毫无畏惧,嗤笑一声:"魔高一丈,哥高他个万儿八千米。"
李懂:“……”
至于另外两个同志,他们头一回听见这调子歪斜十万八千里的战歌,憋着乐。
离魔音最近的杨锐怒吼:"徐宏给老子闭嘴!"
那头停了,杨锐一口气还没舒出来,猛然间一个高八度震得他差点噎着,手一抖浴球掉了。两个厕所之间的墙壁并没有封实,留出上边一截,因此声音会从墙上清晰地砸过来。
冷静,冷静。杨队长拼命给自己做心理工作。好歹是自己副队,这么久都忍过来了,不在这一时。给他个面子,是不——
“摩擦 摩擦/在光滑的地上摩擦/我的滑板鞋时尚时尚最时尚……”
杨锐只觉他的忍耐神经已经被摩擦到冒火星儿了。
他忍无可忍,一个肥皂丢了过去,世界安静了。

TBC.

时间线大概是自摩洛哥半年以后,写他们当教官的那些破事儿……就是写写顾顺李懂怎么戳破窗户纸甜甜甜。
军旅专业我不会,又想自割腿肉,只好瞎几把写日常了。真想看军旅文,刺激紧张,张弛有度,文戏武戏两全。等太太产更多的粮
OOC好心虚啊_(¦3」∠)_

评论(10)
热度(191)
©骑鲸捉月 | Powered by LOFTER